爸爸去哪儿【大秦快穿帝国】S3E03

我对这个故事真的是充满了热爱,居然又更新了。

嬴.魔界帝君.我还是个少年让我皮一下嘛.是真皮不是人造革.爹地的报复心重的让我想哭.我错了下次还敢.稷,在线作死。

大型修罗场现场欢迎大家!

前文回顾:  楔子  S1E01  S1E02  S1E03  S1E04  S1E05  S1E06  S2E01 S2E02 S2E03  S2E04 S2E05 S3E01 S3E02

——正文——

九幽山的位置,若要认真计较,并算不得人间界。

其山有九峰,乃昔时洪荒镇压幽冥之所,故此得名。

此地是人间浊气最重之地,那些入不了魔界的魑魅魍魉,最是喜欢这里。

 

白起这次接到的任务,说来倒是不难。盖因九幽山浊气深重,凡人不好靠近,故而仙魔两界常年派遣弟子镇守,为了避免仙魔相见动手打起来的尴尬局面,两界约定每隔三百六十年替换一次,如此一轮仙一轮魔,倒也守得九幽安然无虞。此年恰值轮换之期,他便恰好接了这个任务。

 

在山林深处寻了一处静谧之地打算布置道场在此安营扎寨的白起上仙此刻尚且不知道未来有些什么在等着他,啊,原谅他罢,他只是个四百多岁的小仙,他还年轻呢。自然,他不知道,在他修行打坐的时候,他师尊正和他师尊的绯闻男友一起,落在九幽山上,一道瀑布旁。

黑衣的魔帝仰头看着瀑布从山顶的断崖间倾泻而出,直下三千,淋漓滂沱,正要感叹两句这自然雕琢的鬼斧神工,一转眼瞥见他爹一袭白衣不染三界尘埃,清隽的眉目间还是那一副瞧不出半点人气的无欲无求,一晃神,脚就在青苔上打了个滑。

幸好,被仙尊接住了。

拦腰抱住的那种接法。

嬴稷被迫近距离体验了一把他爹那当真是神仙难画的好颜色带来的暴击,没留意脚边一只山狸飞也似的窜过,又是一晃,便整个人栽在了仙尊身上。

嬴驷朝后退了一步站住,儿子倒是在怀里被他护得稳稳的,只不由得转头看一眼那只飞奔而去的山狸,又低头问怀里的小儿子:“稷儿,站稳了?”

看爹看到失神这种事儿,论理是不能被爹知道的,容易被打,但嬴稷自从做了魔帝,数万载流光都沉浸在放荡不羁爱自由的美好生活之中,早已抛弃了人造革的假模假式,皮得非常的真。

故而,他站直身子,对着仙尊叹息了一句,道:“嗟我怀人,置彼周行,”魔帝眨着大眼睛看他爹的样子恍然还像是个明媚鲜艳的少年,而这个少年郎砸吧了一下嘴,继而扯着仙尊雪白的衣袖撒娇道:“阿眠,我想吃拌卷耳了。”

仙尊居然没把他从山涧边上推下去,大概真的是亲爹了。

 

魔帝冕下最终不但吃上了仙尊亲手做的拌卷耳,还凭着无与伦比的不要脸,硬是从仙尊那里讨来了一顿荤的。

幽林森森不见天日,眼前那一点篝火衬着仙尊清冷的半面侧颜也多少添了些烟火滋味,再加上他手上正烤着半只刚猎来的敖狠,另外半只和着刚刚过处理好的新鲜脏腑一起摊在石台上,一时间竟叫嬴稷生出了几分仙人堕魔的错觉。

嬴稷赶紧摇摇头晃回了几分神志,接过他爹烤好的敖狠,因考虑到魔的口味,嬴驷便只将肉炙至三分熟,再撒上些不知何时采来的野菜调味,鲜甜的肉味里血气十足,吃得魔帝快活的眯着眼睛,笑得灿若朝阳。

人间界有个说法,说人吃饱了脑子就会变的不太好使,这是有道理的,且不单单是人,魔帝大人亲身证明了,魔也是一样。

吃饱喝足的魔帝在幽林深处看着仙帝俊美无俦的好容颜,脑子都不转的就同他爹又唱出两句诗来。

唱的还是诗经里的老调子。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唱完眨一眨眼睛,最近仿佛回归幼生期的魔帝大人靠在他爹身边,声音又嫩又甜,“阿眠,我冷~”

仙尊侧头看一眼他吃饱喝足的模样,这才与他算起旧账来,道:“方才在你摔倒的山涧处,跑过一只山狸,可是与你认识?”

魔帝的脑子正停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只是应道:“认识,当初我去仙界寻你时,路过此间,正巧救了他一命,”他说着说着就回过神来,转头看他爹,十分认真的解释:“爹,我真不知道他是张子啊,”又拍着仙尊的肩安慰,“您也别太担心了,有缘自会再相逢。”

说完就觉得要凉,这不痛不痒的安慰实在是欠抽的很,他眼睁睁看着他爹站起身来,解开白色的披风,自觉理亏的魔帝大人已经做好了被他爹打一顿的准备。

仙尊纯白无暇的披风就落在他肩上,他回神时便瞧见仙尊琼琼如玉的手正从他身后探过来,温柔的给他系上了披风。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他爹温温柔柔的同他道:“刚刚不是说冷吗,这披风你穿着或是也能觉得暖和些。”

他转头,恰看见仙尊半垂的长睫在眼下打出一片阴影,继而便将头轻轻搁在他肩上,他心里咯噔一下,惊觉他爹怕不是要被他气疯了,便听见仙尊轻飘飘的气音落进他耳中,一句炸起一个惊雷响,道:“你说的对,有缘自会再相逢,刚刚白起路过,如今这样贸贸然就去打招呼也不太好,他也有事要办,我就让他先走了,咱们等下次罢。”

爹,我错了,爹,你别这样啊,爹,我下次还敢的!

魔帝裹着仙尊温暖的披风,坐在篝火旁欲哭无泪。

——TBC——


评论(8)
热度(25)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