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身【大秦娱乐圈帝国】23

为什么今天更这篇,因为作者饿了,想吃肠粉。

我王一如既往的神会撩。

前文回顾: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正文——

这件事最后以嬴驷给贾颖缔打电话说明完结,贾颖缔在电话里摇着尾音催他开个微博,嬴驷冷漠的表示,还是让秦庶做个安静的古人就好。

 

等到七月中旬,校园里那个常常传说数十年前有人投水却依然挡不住情侣约会热情的湖边,水芙蓉花开的正好,阳光热辣,垂柳阴影,有人捧着四年不敢表露的真心想为自己拼一把,有人执手泪眼叹离别。

张仪到的时候,嬴驷孤独寂寥的站在池边远眺。

穿着简单的白衣牛仔裤的少年,手持一本《立体艺术》,湖边水波微荡,湖岸绿柳成行,而他仿佛在等谁,又仿佛形单影只,寥落无人。

而少年眉目隽秀,宛如一幅画。

不,这就是一幅画。

 

“哎,驷哥,你别动啊!”嬴华一手拿着铅笔在素描板上快速移动,一边喊道,“看见张子也不能动,你答应我今天给我做模特的。”

嬴驷垂眸看水,整个人依旧显露出一片寂寥伤心来,说出的话却毫不留情,道:“华弟,你是一个正经的科班出身的西方美术专业生,你明天就要毕业了,你画幅素描要这样久么?”

嬴华笔下不停,痛苦的指责,道:“驷哥,是谁说这幅画要送给张子,要认真画,把你的帅气英俊美丽隽秀还有你的人格魅力全部凸显出来的?”

嬴驷咬着牙蹦出字来,道:“你是不是为了报复我刚才看见张郎动了一下,特意当着他的面说的?”

嬴华这才看见张仪,吓得一蹦三尺高:“咦??张子,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张仪:“……”

嬴驷:“……”

张仪真诚的看着嬴驷,道:“其实,我可以当做没听到的,真的。”

 

走在校园的路上,嬴驷一路都在收告白信告白礼物告白鲜花,都是些单纯想要说出自己心意小姑娘,张仪在一旁看得都没法有什么脾气,到底是文学院男神而不是文学院学神,男神之名并非浪得啊。

但是还有小伙子有这个胆量,张仪就非常有意见了。

 

眼前就有一个小伙子,这个小伙子还非常光明正大的捧着一束玫瑰花,红色的那种!

看他捧着花走过来了!

啊,张先生忍不住撸起了袖子,驷哥则袖手笑盈盈的看他。

小伙子冷着一张脸将玫瑰花塞到嬴驷怀里,道:“我女朋友自己不敢来,死活要我上,说是谢谢你,惊艳了她曾经的岁月。”

说完话,小哥走了,留下一只懵逼的嬴驷。

放下袖子的张姓经纪人转头看他的心上人,嬴驷还抱着玫瑰花,表情呆愣愣的,脑袋上还翘着刚刚被小伙子的玫瑰花砸出来的呆毛。

张仪以一种开拓新大陆的表情看了嬴驷一会儿,还是没忍住,伸手摸了一把呆毛。

嬴驷眨了眨眼,回过神来,转头去看张仪。

张仪伸出的手就僵在半空,有一种被人抓包的紧迫感。

而嬴驷就着这个姿势笑起来,他眨眨眼,说:“张郎,我忽然想起一句话来。”

张仪眨了眼睛看他,一副等撩的样子。

嬴驷见了,就低声笑起来,慢慢道:“十里荷风……”

他说到这里就停住了,张仪还没反应过来,到是十分顺口的接了下句:“不如睡你……???”

张先生瞪大了眼睛看嬴同学。

嬴同学笑得可甜啦,他说:“来呀。”

 

毕业典礼之后秦庶就都火了。

《挽夕》里李二最后那句“程兄,珍重”哭瞎了一大群迷妹,不能自拔之余,李程李CP甚嚣尘上,和另一票喊着“于钱于”的CP粉交相呼应。

直到有一天,小于爷的扮演者贾颖缔在微博上公开PO出一张“李于初见”的剧照,配文是“我美么?”

很好,贾先生威武,官方撒糖开了新对家,网上CP粉又要掐出一篇新天地了。

 

当然,嬴驷是不管这些的,他窝在自己的小厨房里作肠粉。

疾弟喜欢三鲜的,华弟喜欢叉烧的,张郎喜欢鲜虾的,渠梁哥和卫教授也来了,他们俩好像喜欢吃炸两,正好家里还有油条,再来两段素肠粉,齐活!

什么,稷总?霸道总裁忽然发现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抛下小演员,和旧爱CEO去度假过二人世界去了。

肠粉上了蒸笼以后,张仪就带着嬴疾嬴华窜溜过来了,到底有长辈在,不敢偷吃,只跟着嬴驷一起,盯着蒸笼看。

但等到出锅的时候就顾不上这些了,嬴华也不管他驷哥还没把粉皮卷起来,伸手就要去拿,被他驷哥一筷子拍在手上,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

早已看破一切的樗里子则眯着眼睛拉住了嬴华,道:“驷哥你别看他可怜就给他吃甜品,他来之前一口气把芈姑娘前几日烤的小甜饼都吃了,今天再吃就真的不能要牙了。”

嬴驷就特别淡定的点点头,小八那份甜饼烤的是真甜,巧克力放的和不要钱一样,他吃多了都嫌腻的慌,听说她给魏丑准备了一大盒呢,啧啧,每到这时,驷哥就特别感谢魏先生造福全世界。

转头让张仪帮忙剁了一份姜蒜末,嬴驷就动手炒了酱,加了生抽和耗油的咸鲜,透亮的烧汁浇在白粉粉的肠粉上,真可谓,活色生香。

 

上了桌就是吃,配上新煮的海鲜粥味道棒得很是让人惊艳,卫教授吃完最后一口炸俩,转头对着嬴驷感叹:“真是厉害,上次你给的调料也好用,特别棒,你渠梁哥都夸我手艺好呢!”

嬴渠梁就在一遍摸着鼻子当没听到,要不是嬴驷早前给他发了消息让他备点儿胃药,他估计是药丸,那么神奇的大盘鸡他是一点没敢让卫鞅碰到,全塞自己肚子里了,当然,他也和卫教授说了,下厨的事儿以后还是不用他了。

“我心疼啊。”当时的嬴教授说的理直气壮,再让鞅给他做两回菜,别说心了,他得从肠子疼到胃!

——TBC——


评论(42)
热度(69)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