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身【大秦娱乐圈帝国】 番外 话当年 7

涉及军师联盟CP懿丕懿。

本文中所有灵感皆来自历史和群讨论。

狗粮真好吃,然而我已经不确定到底是哪对CP在撒狗粮了……

百年身 前文回顾: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番外 话当年 前文回顾: 01 02 03 04 05 06

——以上——

夏日里暑气渐浓的时候,曹丕带了冰镇的葡萄来和嬴驷分。

曹子桓要跟嬴驷分葡萄这回事儿,司马仲达是不愿意知道的。

也不知先秦惠文王何等魅力无边,子桓连葡萄都愿意跟他分。

司马宣王咬着牙这样想。

 

但当事人秦庶先生对此事显然有不同看法,尤其是在看见了曹子桓分葡萄的分法之后。

“阿驷一个,”曹丕挑了一个放在嬴驷面前,又拿了一个给自己,“我一个,”他抬头朝嬴驷笑一笑,后面数得就快了许多,“子桓一个,我一个,二公子一个,我一个,文帝一个,我一个,曹丕一个,我一个。”

“啊,奇数,”曹丕拿起最后一个葡萄,满脸犹豫的看着嬴驷。

嬴驷叹了口气,将自己面前唯一一个葡萄放给到曹丕面前,道:“子桓一个,你一个,”样貌俊美的秦庶先生十足无奈的抬手揉一把子桓还没带上头套的脑袋,“乖,吃葡萄罢。”

子桓先生当时笑的哟,那叫一个甜,宣王差点没忍住要动手了。

幸好,边上还有一个袖手旁观等着司马先生作死的张先生,此刻正笑盈盈看着宣王,就等着司马先生替他上呢。

司马懿不愧是司马懿,居然忍住了。

 

等嬴驷转头望过来那会儿,司马宣王和张魏相刚刚结束了一场眼神厮杀,嬴先生穿着秦相的白袍,实在懒得多动,就朝张子招招手。

张仪刚一过去,就被嬴驷握着手,许是之前帮曹丕拿葡萄,此刻嬴驷掌心还带着点凉气,嬴先生盘膝坐着,抬头看他,道:“张子,你们名士……”说到这里居然问不出后句,只温声转了话题,“你当时在魏国为相,一向可好?”

张先生低头,就看见嬴驷膝上放着剧本,另有厚厚一本备注,嬴先生一手握笔,笔尖正落在范睢死的那场戏上,张仪神色温柔的叹出口气来,半蹲下身,另一只手也伸过来,将嬴驷还带着葡萄水汽的手一并和在掌中,缓缓道:“仪与范相不同,当年离秦去魏,魏国尊我为相,一应用度皆不下于秦国,仪之所去,无非心有所念,实为安祥终老,恐怕并不能知当年范相心境。”

嬴驷叹出口气来,道:“本也不该问你,只是……”年轻的影帝怅然摇首,无奈道,“总不能教我以商君当日心境为参考呐……”

 

“阿驷是在愁范睢之死?”曹丕不知何时已经把脑袋枕到司马仲达腿上,反正他近日在拍长平,战争场面的外景一会儿就得换上甲胄头盔,也不太在意头发如何,但将军素裳也掩不住本尊此刻的公子风流,只笑道:“名士之亡,我有经验啊。”

嬴驷却走得都是文戏,怕头套不稳,索性只把脑袋半靠在张仪肩头,名士懒散慵然倒做了十成十,此刻也不跟曹丕客气,拉长了调子曼声笑道:“子桓教我。”

“名士之亡啊,”曹丕忆起往昔,不由叹出口气来,“当沐浴濯浣,熏衣正冠,再叩王上。”

嬴驷阖眸过了一遍场面,睁眼便抚掌而叹,赞道:“大善!”

范编剧在一旁旁听了半天,还是忍下了那句“范雎寒门出生,不讲究这个”,反正原来稷总死活要加上那句台词的时候他都拦不住,这两位就更别说了,也不差这一幕。

 

长平之战拍的久,场面又大,很是耗了几天。

等演到白起面赵使的场面,已经过了立夏,稷总有良心,酸梅汤和绿豆汤管够,还时不时抽空来看人。

这天又和CEO一起带着甜品冰饮过来,朗姆酒冰激凌当先给热了几天的驷哥,转头看见司马宣王和张魏相正一脸欲言又止的看着眼前场面。

也不是第一次了,稷总心下咯噔一响,每回见到司马先生或是张子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就知道药丸,。

 

果然。

嬴驷吃着冰琪凌没空说话,曹子桓到是翻着剧本,转头上下打量了嬴稷一番,叹道:“长平这么点破事儿,武安君还要回去问君王?”

白起瞥到剧本上“长平战俘”几个字,简直要懵,长平当年四十万军功,怎么不得容他给王上报个消息先?

稷总更是一脸懵逼,眨着眼睛的样子分外不解。

曹丕嗤笑了一声,道:“当年仲达和东吴定合约,连招乎都不必和我打。”

司马先生觉得脚有点软,站在子桓身边愣是撑住了没倒,他再和他家公子解释当年和曹司空打过招呼,也是白搭。

稷总看着曹子桓一脸骄傲的神色,简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能转头去看他驷哥。

嬴驷慢慢把最后一勺冰淇淋咽下去,抬眸看了稷总一眼,叹出口气来,道:“可别看我,当年张子使楚,我连符节都来不及给。”

张先生默默给他的阿驷递了张纸巾过去,符节是他家王上遣人追着给他后送来的,他连和王上辩解都说不上。

所以这两位一脸骄傲自豪的表情是什么情况,稷总愁苦的叹了口气,一脸麻木的转身去看白起。

被稷总盯了有一会儿却未得一言,CEO有点扛不住,只能问扶住稷总的肩问了一句:“稷儿?”

“白大哥,”嬴稷一脸认真的开口,“稷儿决定了。”

不,等等稷儿,你决定什么了,你真不用学你驷哥和曹子桓的画风,真的,你这样就挺好。

白起心中千言万语奔腾而过,然而开口慢了半拍。

就听嬴稷道:“卿能办之者诚决,邂逅不如意,便还就孤……”【注1】

话没说完,就被他驷哥敲了脑袋,嬴驷睨着他问道:“你要和哪个‘决之’?”

嬴稷委屈的摸着脑袋闭上了嘴。

 

——TBC——

注1】《三国志》孙权对周瑜说的,原话“卿能办之者诚决,邂逅不如意,便还就孤,孤当与孟德决之。””

评论(24)
热度(53)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