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身【大秦娱乐圈帝国】 番外 话当年 3

涉及军师联盟CP懿丕懿。

本文中所有灵感皆来自历史和群讨论。

宣王和张子都还好嘛?真的还好嘛?

百年身 前文回顾: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番外 话当年 前文回顾: 01 02

——正文——

 

关于嬴驷和曹丕之间美好友谊的建立,开始与一个晚上。

张子前段时间接了个有趣的单子,正好不在,嬴驷半夜梦醒,时恰凌晨1点,有些饿。

有些饿的秦庶先生决定出门觅食,然后,在剧组的住宿酒店两条街外的小巷子里,一家人声鼎沸的烧烤摊子上,遇见了正在独自喝酒的子桓先生。

 

而曹丕显然已经醉了。

嬴驷这么想着的时候,正坐在他身边撸着一串烤香菇。

曹丕就在这时候开口。

他说:“我以前有个爹。”

嬴驷开始并没有意识到曹丕是在跟自己说话,他又啃了一串烤鸡胗,转头才看见曹丕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他,当时嬴驷想了想,道:“好巧,我以前也有个爹”

曹丕点点头,转过目光看着手上的啤酒瓶,道:“我爹偏心,他更喜欢我弟弟。”

嬴驷啃掉串上最后一块鸡胗,道:“我爹到是不偏心,反正他既不喜欢我也不喜欢我弟弟们。”

曹丕听了,就沉默了一会儿,转头看嬴驷吃鸡翅,看了一会儿,问道:“鸡翅好吃吗?”

嬴驷就分了他一个鸡翅。

曹丕啃完了鸡翅,评价道:“不如我做的好吃。”

嬴驷十分赞同,道:“我也觉得没有我做的好吃。”

他们相视一笑,举起啤酒碰了下杯。

 

曹丕慢吞吞的拿起一串烤四季豆,边啃边道:“我还曾经有个儿子。”

嬴驷斜睇他一眼,道:“我曾经有两个儿子。”

曹丕从四季豆上抽出一根丝来,啧啧了两声,道:“我儿子后来继位了,干得不错。”

嬴驷看了一眼四季豆上没择干净的丝,也啧了一声,挑四季豆的手移去拿了一串藕,道:“我两个儿子后来都继位了。”

曹丕将没择干净的四季豆扔了,拿了一串鱼豆腐,道:“我心上人,帮了我儿子一辈子。”

嬴驷想了想,举起啤酒,道:“来,喝酒。”

他们就又举起啤酒碰了个杯。

 

“啊,”曹丕吃着鱼豆腐,忽然想到什么,道:“我还曾经有两个同胞兄弟,一个哥哥,一个弟弟。”

嬴驷咽下一颗鹌鹑蛋,道:“我也有两个兄弟,都是弟弟。”

曹丕挥挥手,道:“我哥哥死的早啊,我弟弟还造反来着,后来他活的还比我久。”

嬴驷就笑起来,道:“我两个弟弟,为我定国安邦,拓土强国,可惜年轻的那个,当年去的太早。”

曹丕看不得别人说伤心事,就伸手勾住他的肩,举起啤酒,道:“来,走一个。”

他们就再走了一杯。

 

等到嬴驷送曹丕回去的时候,都快三点了。

半醉的嬴驷架着完全喝大发了的曹丕回了酒店的时候,司马懿正在屋子里急的团团转。

曹丕和他吵了两句就出门了,走的时候说要去吃宵夜,不让他跟着。

他正想着等一会儿人还不回来他就出去找人去,门铃响了。

司马懿开门,门外男人眉清目秀气质高华,朝他微微一笑,转头同曹丕说话,道:“好啦,子桓,你到了。”

曹丕却不高兴,转头看了司马懿一眼,就低头索性抱住男人的腰,同他商量,道:“阿驷,我去你哪里睡呗,反正听说张子今天不在?”

嬴驷抬头看一眼司马仲达瞬间瞪大的眼睛,伸手扶住曹丕让人站稳些,边很讲道理的劝他,道:“张郎原来说他今晚回来的,万一要是已经到了呢?”

曹丕想了想,点头,道:“说的也是,”到是乖乖松了手,挥了挥,“阿驷慢走,这次聊得好开心,下次再约。”

嬴驷十分赞同,道:“我也很开心。”又抬头朝司马仲达点一点头,走了。

 

隔天有一场白起和范雎的戏,张仪到片场的时候,嬴驷正好要上场。

白衣士子装扮的心上人朝他抬头一笑,张仪忽然对这场戏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当然,可能司马先生的不祥预感要更浓一些。

 

昭襄四十三年,王罢穰侯相位,欲立范睢为相。

是夜,白起至卿府,拜访范雎。

 

武安君来是贵客,范雎遣人上了美酒,又叫佳人献曲。

白起不习惯这样的场面,很有些坐立不安,纠结了一会,放下酒杯,开口道:“深夜冒昧打扰,先生勿怪,只是白起却实在放心不下我王,”白将军叹出口气来,“王上自小受的委屈太多,此次若是冲动行事,怕是要出乱子。”

 

围观的司马先生瞪大了眼睛,满脸写着“谁告的密”四个大字,一副震惊模样,是说为什么我在地牢里说的话我家公子都知道!

 

戏里范雎却只是思量一番,瞧见白起拘谨的模样,道:“我看武安君有些不习惯这场面,”白衣的士子客卿微微一笑,“附明君展翅固是我辈所愿,伴软玉温香也是温柔归处,”范雎举杯饮了一樽,“楚女细腰,魏钕歌甜,赵女多姿,”评了两句,又转头去看白起,笑意盈盈,“武安君所见肉搏阵,难免局促,范雎所见山河图,津津有味。”

 

一旁的稷总震惊的转头去看范编剧,小声惊叹道:“厉害了我的范叔!”

范编剧……嗯,范编剧表示,这段剧情是有的,但是台词不是他写的,这个画风,作为编剧他是拒绝的。

不过他拒绝没什么用,甘大导演适应良好。

而张子?嗯,张子正蹲在角落里揉太阳穴。

所以在我没来得及赶回来的那个晚上,王上你到底干啥了,明明当初修改过的剧本也不是这样的啊!

——TBC——

评论(24)
热度(57)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