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酒话盛唐【大秦的盛唐日常】02

水仙CP,大秦帝国之纵横里的秦惠文王嬴驷X神探狄仁杰前传里的狄仁杰。

我王依然是个神会撩,狄大人常常觉得儿子不是自己的。

前文回顾: 01

——正文——

狄仁杰并没料到老神仙当初话中的引申含义,是以他此刻看着眼前秦王将披散的青丝随意束起,露出一张俊朗无双的好颜色来。

啊,俊朗无双或许有点歧义。

狄大人看着秦王这张和自己有七成相似的容颜,忍不住开口问道:“阁下,这容貌……”

嬴驷就挑眉一笑,道:“你我有缘。”

狄仁杰缓缓吐出一口气来,恰彼时天光破云而出,耀耀灼人,他侧首去看身边人,道:“多谢阁下相救之恩,怀英日后必报。”

嬴驷曲起一只腿,支手看他,笑道:“哪用什么日后,那些老家伙没和你说清楚么,”样貌年轻的秦王气势夺人,却只是眯着眸子眺望冉冉升起的朝阳,“这一辈子,我跟定你了。”

 

查案捡回一颗“守护自己”的星星,狄大人整个人都不好了。

尤其在带着这颗“星星”回家以后,狄大人发现,儿子喜欢对方比喜欢自己还多。

狄夫人是在生二儿子光远的时候难产去世的,狄大人这几年也没想过再娶一个,他自问自己这么些年当爹又当妈的拉扯俩个小子长大,很是费心费力,结果,一不留神就让个外人拐了。

 

第一次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时候,狄大人正在劳心劳力的帮自己这个“守护星”上户口,农户,姓秦,名驷。

关于这事儿,他是问过对方的。

秦王当时正将他的小儿子抱在怀里,一手看书一手哄儿子,动作之熟练远胜狄怀英。听对方问起,就随口道:“姓嬴显然不行,狄先生莫怕,我虽在天上呆的久了,也是知道点人间事的,”他伸手将书翻过一页,抬头一笑,“便姓秦罢,秦驷,咸阳农耕之人,来此投亲。”

他怀里的小包子光远扯着他的衣服,仰头问他道:“那我是不是该喊你秦叔叔?”

秦驷忍不住伸手掐一把小包子,逗他,道:“你要是愿意,继续喊我爹爹也行啊。”

狄仁杰没来得及阻止,他小儿子就抱着秦驷的脖子,笑嘻嘻的道:“好耶,那光远就有两个爹爹了!”

“两个爹爹?”长子狄光嗣持剑站在门口,蹙着眉头教训弟弟,“明明一个是爹爹,一个是秦叔叔,”狄大人正要表示一下欣慰,就见光嗣满是佩服的走过去朝秦驷笑得可甜,“秦叔叔,上次教我的那套剑法好厉害呢!”

狄仁杰眼睁睁看着秦兄伸手揉了一把大儿子才练完剑,毛发支棱的脑袋,道:“嗯,好好练,别想着贪多嚼不烂的事儿。”

狄光嗣就吐吐舌头,转头看见狄大人便是一愣,道:“哎,爹?你怎么在这里?”

狄仁杰:……我儿子真的是我儿子嘛?

 

转头上了户口,秦驷这个名字也就正式定下了,除了光远有时候分不太清他爹和他秦叔叔,其他一切都好。

狄大人觉得给秦兄上农耕户口有亏待之嫌那会儿,秦兄正握着光远的手教小儿子写秦篆。

光远惊叹极了,转身瞪着大眼睛看着神奇的秦叔叔,道:“这是秦叔叔的姓嘛?”

秦驷低头看宣纸上大篆正书的秦字,笑道:“是啊,以国为姓,幸哉。”

黑衣的秦王腰配长剑,端坐明光,贵气天成。

 

狄大人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敲了一下光远的脑袋,道:“又来找你秦叔叔,真不知道谁是你亲爹。”

光远揉着脑袋,一副人小鬼大的模样,叹气道:“如果秦叔叔也是我爹当然好啦,但是大哥说,有些事是注定了不能选择的,所以爹你放心,光远只有一个爹爹的。”

狄仁杰听了简直想撸袖子直播揍儿子,想了想还是不好在秦兄面前如此有辱斯文,便转头同秦驷道:“秦兄的户口上在咸阳一户农耕之家,”顿了顿,还是开了口,“秦兄如此人物,若有为官之心,尽可取科举之道。”

秦驷只是笑,摇一摇头,道:“我意并不在此,此一生,为护卿无虞尔。” 

“既如此,取个字号也无妨。”狄仁杰顿了一顿,复又伸手摸着唇上的小胡子,笑道,“字号乃亲友所赠,或自己定取,已为自身定义之用。”

“那我该字惠文,就这个罢。”

狄仁杰:……

 

等到狄怀英解释清楚谥号和字的不同之处,光远已经在坐在他秦叔叔怀里练完一篇正楷大字了,此刻献宝一样拿起来,同秦驷炫耀:“秦叔叔,你看,光远的字也很好看呢。”

秦驷倒不在意,将字顺手递给他亲爹看,边,道:“我在此间别无旁人相识,只识得怀英一人,此事还得多劳怀英了。”

狄仁杰本不介意这个,只蹙眉看着光远一手难得十分认真的大字,边在心中盘算一番,道:“秦兄看重,莫敢推辞,秦兄王公贵胄,星辰化人,不若便字公辰可好。”

“善!”秦驷点一点头。

恰此时,门外忽然传来官吏传话之语,声音焦急,道:“狄大人,出事儿了。”

——TBC——

 


评论(21)
热度(27)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