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番花信【大秦花吐症帝国】其四 谷雨(中下)

大秦相国张仪温馨提示:请不要给自己设定什么在死机的时候会自动运行的程序,不然可能会像我一样。

前文回顾:其一 惊蛰(上) (中) (下) 其二 清明 其三 春分(上) (中) (下) 其四 谷雨(上) (中上)

——正文——

其四 谷雨 [中下]

 

也不知嬴驷是怎么劝人的,总之见过秦王吐花的四人,没一个泄露了消息。

 

商君当晚来寻嬴驷吃苦菜肥羊锅,顺便活捉了一只吐着花的惠文王。

卫鞅大乐,抚掌而叹,道:“昔日王上曾说鞅是死鸭子嘴硬,现如今看来,王上这打算魂飞魄散的气势,亦十分教人钦佩。”

合院悠悠,四下无人,嬴驷一手支着脑袋,斜坐在榻上看白衣的法家士子大快朵颐,满院荼蘼宛若花事将颓,奋力绽放而出,朵朵都生的精雕细琢,十分好看,嬴驷一手握住一朵白莹莹的荼蘼,漫不经心的摇动两下,笑道:“我又没说错,你当时可不就是么?”

卫鞅从容的拂开案上被夜风吹来的几瓣玉色的花瓣,道:“莫非你现在不是?”

“我自然不是,”嬴驷眸子里还带着笑意,星光耀耀落了他满眼,他道,“我只是清醒而已。”

卫鞅简直不想理他,自顾自将最后一碗饭就着苦菜吃完,站起身来,叹道:“鞅叫不醒装睡的人,王上且自珍重罢。”

要走,却被人拉住了衣袖。

黑袍红衫的秦王抬头看他,道:“商君。”

商鞅低头看他,此刻嬴驷眼中漫天星光不见,一片水雾蒙蒙,却听他道:“商君,当年之事,嬴驷常有愧欠,每每思来,总成郁积,死后魂归地府,幸得再遇商君,不计生前之事,多番劝慰安抚,嬴驷心中感念,无以言表,惟以亲友之礼待之,”嬴驷低头咳了两声,又有一朵荼蘼自眉目俊秀的秦王唇边落下,后面的话说的斩钉截铁,道:“是故,商君放心,寡人断不敢对商君有何悖德之念。”

商鞅还在懵逼,就被因为不放心跟来又不好意思进来而隐在阴影之中一身黑衣的嬴渠梁抗走了。

卫鞅茫然的回头去看向嬴驷家院的方向,黑衣的秦王在满院的荼蘼之间,朝他挥手告别,王上眉眼弯弯,笑得十分好看。

 

嬴驷吐花的事情瞒了两天,终于在第三天中午芈八子来时,被发现了。

那天午后阳光正好,芈八子急匆匆赶到嬴驷院外,当先瞧见最近都形影不离跟着白起的儿子,正形单影只坐在门槛上缩成好小的一团,手里还拿着一朵荼蘼。

芈八子完全无视了她儿子,往屋里走去。

屋里嬴驷正合衣半卧在榻上小憩,半卷的竹帘外气候恰宜,塌下荼蘼满地,芈八子掀帘而入,一时明光满室。

嬴驷睁眼时便见此光景。

芈八子一袭素色长袍,在明光深处,手上抱着一捧大红的牡丹,朝他望来。

秦王眉目柔和,念道:“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芈八子一身气势当即就少了八分,只蹙着眉低头看满地的荼蘼,道:“王上出了这样的事,还有空与我说笑。”

嬴驷笑起来,道:“到了如今,能说笑一日是一日啊,”又正了神色,去看芈八子怀中开的极好的把一捧牡丹,问道,“这是怎么了?”

八子瞪他,叹道:“相国患病了,满院子都是牡丹花,姹紫嫣红的,可好看了。”

嬴驷伸手拾起一朵,看了看,转头同不知何时溜到屋里围观嬴稷吩咐道:“相国患病这是大事,苏萱姑娘已然轮回,怕是无力回天,嬴稷,你快去找人,先将姬狐公主请来,还有昭文君,也请来,再让人去找漪蔚,听说他前段时间做生意去了,也不知去向,唔,八子,你且送封信去楚国,将芈原和陈轸请来……”

“王上,”芈八子一手拉住得了父亲命令不情不愿要跑这一趟的嬴稷,转头看嬴驷,“王上何不自己去试试?”

嬴驷神色坦荡,道:“我与相国,能同生死,可共谋国,知交以命,”又瞥一眼八子怀疑的神色,真心实意的替自己辩解,道,“况此事,我当年试过的,他拒绝了。”

芈八子十分不信,追问道:“拒绝?他怎么拒绝的?”

嬴驷低头看刚刚从口中落下的一朵荼蘼,花白如玉,蕊红如血,他声音轻柔,温声忆来,道:“君君臣臣,不可一时逾越。”

芈八子瞪着眼睛愣了一会儿,伸手挑了十几朵漂亮的荼蘼往儿子怀里一揣,道:“走,跟娘去揍相国去,”又转头朝嬴驷笑起来,“王上且等着,这里面必定有误会。”

嬴驷没来及拦,眼看着芈八子拉着儿子抱着花走了。

 

芈丫头没留手,张仪不敢还手,嬴稷袖手旁观,于是张仪就被荼蘼兜头盖脸的砸了下来。

怕是要完。

张仪握着半朵莹莹如玉的荼蘼,偷乐的样子活像个傻子,嬴稷看过之后决定从此再也不说看到甘相的荡哥哥傻乎乎的了。

又被芈八子问起当年,张相国笑还在脸上,就僵住了。

 

当年张仪还是人间的秦相,嬴驷还是人间的秦王。

彼时天气如何,气氛如何,是什么时候,张仪具已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似乎是个好日子。

应该还是个晚上,王上在他相府里喝的酒酣耳热,当然,王上哪怕是醉酒,在张相看来,其姿仪也都很好看,所以他看得有点呆。

他的王上许是喝多了,伸手握住他不端酒樽的那只手腕,灯火明灭,衬得王上握着他手腕的指越显修长如玉,而嬴驷凑在他耳畔,将半阙《小戎》低声唱给他听。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在其板屋,乱我心曲。

相国转头去看他的王上,灯火灼灼,俊美无俦的君王衣衫微乱,眉目含情。

他思绪还没理出来,就自发自动的起身行礼,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但嬴驷听清了。

所以君王收回手来,又给自己倒了一樽酒,面上的笑意还都温柔,只是神色显得清明了几分,与他挥了挥手,道:“寡人酒醉胡言,相国莫怪。”

张仪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的是:“君君臣臣,不敢一时逾越。”他想要解释刚刚只是习惯性回答,再说些什么好听的话与他的王上听来,但外面忽然紧急的政务显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再往后,与他一世君臣相宜的秦王,哪怕是到了鬼界再逢,也未曾再提起此事。

 

“该!”芈八子磕着瓜子,看张仪口中落下一株极漂亮的深墨色的牡丹花苞,然后在空中绽出漂亮的花来,落井下石,毫不心软。

——TBC——


评论(30)
热度(117)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