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番花信【大秦花吐症帝国】其四 谷雨(上)

终于到了驷仪驷的Part了,犀首已经当先吐花了,修罗场【并不是】还会远吗。

王上是个好哥哥,为了弟弟们,也不容易,以及,你们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才忍住没让嬴驷问他爹还记得嬴疾嬴华他们娘是谁这个问题吗23333

前文回顾:其一 惊蛰(上) (中) (下) 其二 清明 其三 春分(上) (中) (下)

——正文——

 

谷雨,一候牡丹,二候荼蘼,三候楝花

 

孝公从不周山回来的那天晚上,气候甚是可人。

鬼界里四季并不分明,好天气是全凭运气的,那天早上气候并不很好,三只金乌齐聚一堂的场面当真明晃晃的有些吓人,也不知这几个兄弟又闹什么幺蛾子,入了夜,却难得星河璀璨,美景良天。

 

孝公急匆匆闯进嬴驷家里的时候,商君正努力想在后面拦一把,没拦住,到底让嬴渠梁闯了他儿子的院子。

后面还跟着一声都不敢吭的嬴疾嬴华一对兄弟。

 

嬴稷自从拐到了白起就常日失踪不见了,晚上不回来也寻常。

是以,那会儿嬴驷正在院里同他家相国小酌,酒酣耳热,正恰微醺。

酒是好酒,三桑合了九穗禾酿成,甘醇可人得紧,张子在自家小院里埋了有些年头了,轻易不与外人知道。

大概这天晚上的好景太过难得,或是张仪早上叫三只金乌晒得有些糊涂,趁着夜色刨了自家后院里的生的极好的一株风声木,抱着酒来找他家王上同饮。

院里的文玉树新开出了花来,五彩灼灼,玉色莹莹,趁着漫天星光,合该如画。

嬴驷已带了醉意三分,抬眼看人的时候眸子里就添了些不清明的水色,似落了漫天欲坠的星子。

酒是好酒,景是美景。

人是,心上人。

难得。

张仪想着,更难得的约莫是,酒壮怂人胆。

这么想着就笑了,又一樽酒下腹,便凑进嬴驷耳边欲要说些什么,可惜话还没出口,门外院子里传来孝公中气十足的喊声。

 

“嬴驷你个小崽子,给我滚出来!”

中气十足,天撼星摇。

 

嬴驷匆匆整理一二仪容,便去了前院。

嬴疾嬴华正乖乖跪在一边,商君站在一旁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嬴渠梁见人出来,扬起本路上捡的半枝小儿手臂粗细的不死木就要打上去。

嬴驷也不躲,面上神色平淡,那半枝不死木就稳稳停在他左肩上一寸。

倒不是孝公慈爱,商君抢了一步出手,到底是给拦住了。

嬴渠梁气急,见嬴驷一副水波不惊的样子,火气上窜的愈发厉害,一把扔了不死木,指着嬴驷斥道:“你就是这样为人兄长的?”

嬴驷半垂着眸子,当先就跪了,声色却皆平稳泰然,道:“公父息怒。”

这一跪嬴疾嬴华就慌得厉害,若不是被不知何时溜到二人身后的张仪拉住,怕是就要抢上前去领罚。

嬴渠梁被他这不温不火的样子气的怒极,要不是商君死死按住,怕是就要拔剑砍儿子,却听嬴驷道:“嬴驷还有一言,想请公父解惑。”

孝公一手被商君扶住,自顾自深呼吸了几回,平缓心绪,看着嬴驷半晌,才从咬牙切齿间迸出一字:“讲!”

嬴驷于是抬头看向父亲,眸光沉沉,波澜不动,道:“儿子为人兄长,长兄如父,眼见幼弟命悬一线,明知有法可救,是否该当一试?”

孝公一时不语,商君手还拦在他腰间,是以他也问不出什么“与德有亏”“于礼不合”的话来,况他秦亦不曾尊王道儒学,这些话不提也罢,是故终而,他看着跪在一边的两兄弟,只能将袖子一挥,叹一句罢了,转身走了。

商君到是没走,伸手将嬴驷扶起来,低声道:“君上才从不周山回来,有此惊闻,难免愤懑,且宽些时间,到底是亲生父子。”

嬴驷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又伸手去将两个弟弟扶起来,转头同商君道:“正因是亲父子,有些冒犯之语,我不曾言,”抬头看一看天上明亮的星子,又躬身朝着商君一礼“疾弟华弟之事,还请商君帮忙劝慰一二。”

 

这一夜也就过去了。

可惜了这良辰美景。

张仪惋惜了一番,转头又收到消息,公孙衍患病了,敢请秦惠文王并其相国前往魏国一试。

 

哟,难得。

犀首吐花,七国围观。

等到嬴驷和张仪第二日赶到魏地的时候,犀首府门前,满地楝花飘摇的一院浅紫,招摇的很。

——TBC——


评论(34)
热度(112)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