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番花信【大秦花吐症帝国】其三 春分(下)

为了昭白昭能HE我已经不打算讲逻辑了,反正这也不是我写过的最没有逻辑的一对,就这样吧,好像也挺好的……

同情穰侯,真心的,被套路了啊,可怜

前文回顾:其一 惊蛰(上) (中) (下) 其二 清明 其三 春分(上) (中)

——正文——

魏冉在看到喷香的烤羊腿边上掉落的几朵梨花的时候,心情几乎是崩溃的。

姐姐一定会打死我的。

穰侯绝望的想着,忍不住又咬了一口烤羊腿。

 

他在河边待了一夜,第二天下午终于撑起胆子,决定回去找惠文王求助,至少能死的痛快点。

魏冉在嬴驷府门前盯着一地散落的梨花的时候,心理还想着赌对了,正要上前敲门,便有鬼仆先一步替他开了门,他一抬头,庭前梨花满目,洒落一地,宛如初雪薄覆,竟教鬼魅都要觉得冷起来。

梨花深处,黑衣的王正举樽独酌,似是微醺姿态,抬眸见他,便招了招手,唤他道:“魏冉,你来啦。”

魏冉隐隐觉得这用词有些奇怪,但秦王们从来就是不安常理出牌的人,这位首相王位的虎狼之君更是如此,因而他只是越加小心的步入庭中,微微露出一个局促的笑来,道:“姐夫,我是来问问稷儿……”

“不谈他,”嬴驷的眉蹙成一个微微忧愁的弧度,却抬手挥了挥袖子,又给自己满了一樽酒,道,“今夜月色正好,喝酒便罢,勿言旁事。”

魏冉不由转头看了看天边只到将坠的那一双红蓝二色的金乌,觉得这事情实在有几分出乎他意料的诡异,等到鬼仆给他上了一盏梨花酿,他才回过神来,看着嬴驷暗含忧愁神色,一时福至心灵,换了尊称,道:“王上,魏冉此时叨唠,实是为了我王安危……”

“穰侯!”嬴驷略略抬高了声量斥了他一声,将他后面的话一并截下,一时急促,咳了两声,方才沉声道,“今日好酒,不谈其他。”

魏冉几乎要急疯了,口不择言,道:“王上就一点都不担心稷儿安危嘛?”声色俱厉,莫若如此。

嬴驷自是不惧,却似被这一句激起满腔愁苦,摔了酒杯,脱口而出,道:“若不是那小子走前苦苦相托寡人,不好叫白起知道,寡人早就上你家隔壁将人拽走了!”

魏冉和嬴驷两人瞪圆了眼睛两两相对。

 

亏得穰侯甩着袖子狂奔而去的时候没有回头,不然若瞧见庭院之内梨花深处,他姐夫摸着唇上的胡子笑得诸事在握的模样,这场好戏就要穿帮了。

 

等到白起得知此事,找到嬴稷的时候,做了五十年秦王的老秦王正在望乡台边饮酒,此刻正是傍晚,地府里最是灯火重重的时候,白日里在此处摆摊的梦姑娘此刻也早就收摊,逛市集去了,地府的夜里是没有月亮的,仰头看去,只有半枝将要被吴刚砍去的枝叶生的茂密的繁影,白衣的王侯生的少年样貌,一手持着酒葫芦,正将刚刚咳了一地的如雪梨花扫落下漆黑的忘川去。

还没扫落,他却伏在栏边咳起来,白起的眼神太好,在桥下阴影处都看得见,那梨花上微微染着红色,火光明灭间,更是刺目异常。

嬴稷像是喝醉了,此刻正半靠着栏杆,轻声按着新奇的曲调唱着后世的词。

春情只到梨花白,片片催零落。【1】

他只唱罢这一句,又低下头去咳起来,少年削弱的肩脊都微微发颤,白起见着,不由得无奈起来,他想责他一句,当年什么事狠不下心,日前却连个门都不敢进,明明……

白起看着望乡台上飘飘洒洒的梨花,低眉叹息。

明明自己连门都没关,就等他进来呢,他以为自己真的那么又闲情,在狂风大雨里连日舞剑不成?

这叹息太轻太短,本该散落在夜风里,但偏偏嬴稷听见了。

他听见了,边转头看向台下。

夜幕之下,将军白衣乌发,正仰首望他。

嬴稷似是不由得便将自己缩了缩,几乎整个人都想躲到白起的视线之外,但又停住动作,慢慢转头看他,笑着颔首,招呼了白起一句,道:“白大哥,安好。”

神色从容,仿佛这满地的梨花都与他无关一般。

但白起只是走上台来,低眸看他。

秦王的眼里有的是江山天下,但嬴稷的眼里呢?

江山浑似旧温柔。

嬴稷偏在此刻抓住他的手笑起来,道:“稷儿还有一句,不和白大哥说,怕不能甘心,草木将衰,白大哥再担待我一回罢。”

白起垂眸看他,草木将衰这样不吉利的话他是听不得的,一时却不知如何答话。

嬴稷便点点头,松开握着白起的手,又扶住栏杆,咳出几朵花蕊出带着极炫目的血红的梨花来,随手扔到下望乡台,边轻声道:“当年之事,寡人有愧,有悔,若有幸重返当年,却仍会如此行事”,他顿了顿,似乎在竭力压住嗓子里要咳出来的更多的花,眼角瞥见白起没有离开,竟又笑出了少年模样,“稷儿,稷儿却是……当真如何也舍不得白大哥……”

言罢终是撑不住,嬴稷低头伏在栏杆上一连咳出几片簌簌而落的,沾着猩红的白梨花来,便费力的朝白起挥一挥衣袖,那意思白起再熟悉不过,是在示意他,此议既毕,卿可去矣。

白起低头看着一地如雪的梨花,万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如今这般田地,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细细又回想刚刚的两句话,终躬身道:“白起还有一言,请王上决断。”

嬴稷转头看他,或是因为咳了太久,他眼中盈盈似是有泪悬而未落,开口声音却很平稳,只道:“请讲。”

白起眨了眨眼,直起身来,凑近了秦王,道:“白大哥也舍不得稷儿啊。”

 

等到嬴稷和白起一起又回到嬴驷府上,张仪已从楚国回来了,他们到时,张子正在与嬴驷一同说笑,感叹楚怀王好命之余,好美衣华服的屈子吐出木兰花来也是极有趣的场景。

其时天光正好,嬴稷进得堂中时恰瞥见嬴驷带笑的眉眼,忽而惊觉出父王神色间一丝难以被寻常察觉的忧悒,又被满目的温柔掩去,一晃而过,教人辨不分明。

——TBC——

1】纳兰性德《虞美人》

评论(41)
热度(109)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