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番花信【大秦花吐症帝国】其三 春分(上)

我知道这个花信风的顺序有点问题,但是,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

昭白昭这对是写得最心累的了,我已经尽力克制自己不写成小言风了,要命

二舅的真爱果然是羊腿,没毛病。

前文回顾:其一 惊蛰(上) (中) (下) 其二 清明

——正文——

春分,一候海棠,二候梨花,三侯木兰 

 

嬴稷已经有一段时间都很安分了,安分的有些吓人。

简直像是失踪了。

不,或者说,他就是失踪了。

不幸的是,首先得知此事的是魏冉。

更不幸的是,人就是在应了魏冉的约出游的时候,不见了的。

 

地府里的雨,来得快而绵长,熬过了将近半个月绵长的雨季,鬼界的天空终于又安静下来。

而已经在雨中自己练了七八日剑的白起,在天光放晴的这一日,终于还是倒下了。

他倒下的时候身旁无人,除了一连在门外撑了七八天伞的嬴稷。

白起院里的门是大敞的,嬴稷若要进去也不过一迈步。

但他不敢。

幸好鬼界的雨下的遮天蔽日,阴风怒号,稀里哗啦就落了人一身刺眼的红。

白衣的嬴稷撑着伞在门外,看门内白衣的白起雨中挥剑,疾风骤雨落在他身上,浸了一身的红。

只要他把伞扔了,白起就会让他进屋,可能还会给他煮杯姜茶。

可他舍不得了。

嬴稷摩挲着青竹伞柄,叹气。

他已经将人逼至这步田地,却舍不得再多近一步了。

昭襄王自然舍得下武安君。 

但他想起少年时,青年隽秀的将军,银甲长剑,来接他回国,秦军浩浩,将军白马。

于心不忍。

 

等雨停罢。

白衣的秦王撑着伞面被雨水浸润成一片血红的青竹伞,如是想。

 

白起倒下去的那一刻,嬴稷惊得几近要再死一次。

 

他急忙忙冲进院里将人扶住,但白起已然晕了过去,这小院里没有旁人照看,鬼仆之辈他又不十分放心,心思一动就想把人带回去。

然而他想起那天他在鬼界初见白起时,将军神色淡泊的眉宇,终究还是不忍他再为难。

王族的血是冷的,说的话是假的,做的事不可渎。

嬴稷一手扶着昏迷中白起的肩,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来。

幸好白起隔壁就住着魏冉。

 

那一日清晨,天光正好。

魏冉正享受着阴雨后的第一个清晨里美好的回笼觉,就被一阵砸门声吵醒过来。

他开门,就看见他侄子站在门口,满面掩不住的焦急,怀里正半扶抱着昏过去的白起。

哦,果然没好事。

魏冉伸手将白起接过来,抬头看看他宝贝侄子一脸欲言又止的神色,叹了口气,道:“放心,他一到雨天过后就容易体虚,鬼界的雨便是怨灵的血啊,老毛病了,过几天就好。”

嬴稷十足乖巧的点点头,道一句叨扰就要转身要走。

魏冉看看少年白衣的嬴稷显得几分纤弱的背影,犹豫再三,还是朝着嬴稷道:“稷儿,改天有空,一起去忘川河边烤羊腿吃啊!”

嬴稷转头看舅舅,绽出一个十足感激的笑容来。

魏冉看着,竟觉得方才脱口而出的邀约也不是那么后悔了。

 

如果不是嬴稷忽然不见了的话。相信魏冉现在也不会后悔。

不过就是转身拿个调料的功夫,人怎么就不见了呢,魏冉想起姐姐那粗粗的藤条,还是决定快去找人的好。

但是人在哪儿呢?

魏冉想了想,又啃了一口羊腿。

反正都要再死一次了,饿死鬼都不做,饿死的聻我当然也不能做!

 

当然,嬴稷其实并没有不见。

他只是在忘川河边上呆的好好的,突然觉得嗓子痒,咳了两声,咳出一朵梨花来。

他转头看了看还在找调料的二舅,觉得还是去找他父王求助比较靠谱。

于是他就溜回去找他父王了。

 

结果他才溜到他父王家门口,就被满地的海棠给吓傻了。

没来得及逃走的结果,就是他听见嬴驷家屋子里有说话的声音,下意识的,他就躲到窗底下去了。

还没等他想明白自己干嘛要躲,他父王的声音就从屋子里传来。

嬴驷的嗓音低沉温和,却隐隐压着火气,道:“到底是谁,华公子是要急死我这个当哥哥的吗?”

哦,原来吐花的是嬴华叔,嬴稷顺手将又一朵梨花混入满地的海棠。

嬴华到是不惧,其硬气程度简直让嬴稷为之叹服。

嬴华道:“哥你别问了,我不能说。”

估计要完。

躲在窗台下的嬴稷又落下几朵梨花,边如是想。

——TBC——



评论(60)
热度(94)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