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番花信【大秦花吐症帝国】其二 清明

这章写荡茂荡,荡哥哥和甘相都萌萌哒。

以及,白起出场了,求稷儿的心理阴影面积……虽然我觉得依着驷儿的态度,可能张子更加需要心理辅导……

前文回顾:其一 惊蛰(上) (中) (下)

——正文——

清明,一候桐花,二候麦花,三候柳花。

 

这几天地府里雨总是下个不停,不提几代老秦王里最懒散的嬴稷,便是最好动的嬴荡都不想出门,是以当嬴荡好端端早起晨练忽然吐出一朵花来的时候,陪他对练的那位将军,其实是懵逼的。

嬴荡咳得撕心裂肺,花就卡在喉咙里一片一片的呛出来,差点要了武王的命。对练的将军站在一旁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很快就被武王吐出的花堆了一地。

嬴稷急匆匆从内室出来,一抬头当先就看见了那位将军。

山河倒转,千禧洄年。

将军白衣长剑,风华一如当年。

秦国的武安君,白起。

稷儿的白大哥。

嬴稷一时眼眶泛红,站在廊前与白起两两相望。

庭前细雨淅淅沥沥,嬴稷身上就沾了水汽,眼里也似带着水汽,隔着烟雨,教人辨不分明。

武王在一旁简直看不下去,咳得越发激烈起来。

 

嬴稷和白起被这一声声凄厉的咳嗽换回了魂,白起脚下堆了一地细绒的白絮,转头就要去扶武王,被一双手抢了先。

一身士子白衣的张相国一手稳稳扶住武王,一手撑着伞,往堂中望去。

嬴稷和白起在那一刻,心有灵犀的不想回头看惠文王温柔的眉目。

讲真话,如果有的选,嬴荡也不想,他父王当时揍他可没留手,他在床上躺了三天,要不是甘相照顾,怕是更好不起来。

想起甘茂,嬴荡连揍弟弟的力气都没有,就又忍不住咳起来,白色的花絮又落了一地。

 

当下的情势,让嬴荡很是担忧自己还能不能挺到他的丞相回来,听后世有个写鬼怪异志的小说家说过,人死后变成鬼,鬼死后变为聻,他若不幸还没魂飞魄散却成了聻,也不知道甘相介不介意。

当时是,昭襄在右,武安在左,张子在低头仔细分辨他到底出的是什么奇怪的花,他父王正在替他给齐国那边的地界去信,青鸟速传甘茂归秦。

“是麦花。”张仪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不由带着点笑意,又问嬴荡,“武王可确定是甘相,别是如魏王般误会了,日后君臣再见……”张仪说到此处猛然闭了嘴,转头去看嬴驷。

惠文王倒像是不在意一般,袖着手将目光自栏外绵延的细雨中收回来,漫不经心的应道:“我听闻惠施前些时日撒了满院的桐花,老魏王当即就要命人去找庄子,惠相却因与庄周赌气,不肯应,气急了老魏王才亲自上阵的要逼他,到底也不是谁都像商君一样想得开啊,魂飞魄散都不肯说。”

提到商君,张仪似乎又有了话题,淡定的拂开嬴荡张口就飘出来的花絮,道:“未知商君近日可好?听闻他最近与孝公出游去了,到是相偕甚欢,教人艳羡。”

嬴驷低眸微微勾出个笑来,叹道:“前日就去了不周山去了,白姑娘又拐了荧玉姐去谈生意,都是……荡儿,要不你站门口咳去,还能看的清楚点?”

嬴荡正一边咳出一串洁白的花絮,一边望着门口发呆,听他父王说话,就笑嘻嘻的回过头来,道:“父王你这话说得,我这不是在等我的甘相得信嘛。”

荡哥哥,你变了,你如今也会隔空秀恩爱了。

嬴稷抬头看看对面白起平静若止水的神色,一时竟分不明自己心境。

 

甘茂的消息到的比人回来的快,托青鸟送回的信里除了说明他正在急忙往武王处赶回来外,还附上了两片飘絮。

见多识广的张相国拿着和嬴荡咳出的花絮看上去颇为相似的白絮看了一会儿,拍拍嬴荡的肩安慰他,道:“武王莫急,这是柳絮,想来甘相也不想变成聻,是以现下应当正拼命往回赶呢。”

 

甘茂的确到的快,几乎是信到的第二天晚上就到了。

那天夜里嬴稷睡得不甚安稳,正抱膝盖坐在台阶上看窗外月下红光满撒,错过了他大父是如何逾墙的,到是有幸目睹了能文能武的甘相逾墙攀李的风采。

嬴稷眼睁睁看着对方不走寻常路的从窗户跃入了嬴荡的房中,一路洒下的柳絮在红月下随风飘扬。

他家本是无情物,一向南飞又北飞【1】。

嬴稷看着他哥哥屋里灯烛乍亮长明光,觉得后世的诗词写得当真没有一句是靠谱的。

要命!

——TBC——

 

1】薛涛《柳絮》


评论(34)
热度(121)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