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白头之知音稀(上)【大秦报社帝国】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 题记
 
知音稀(上)
 
听说来这儿讲个故事,就能换一人来世幸福安康,本王就来了。
什么要换谁的?你管本王要换谁呢!当初说来的时候,可没说要透露姓名啊!
不是,等会儿!什么知音稀!感情这还是个命题作文啊,哎,听说这词是你们后世发明的啊,啧啧啧,端的可怜呐,小姑娘。
哎哎哎,别动手别动手,姑娘,姑娘,有话好说嘛,不就是个故事吗,我想想,容我想想啊。
 
额,姑娘,我想了想,还是不太靠谱,你这是汉乐府诗啊,我一个先秦君王……别,别赶我呀,我说,我说就是嘛。
我给你说个君臣相知的故事罢,你们这些小姑娘,不就爱听这些嘛。
 
这事儿罢,还得从我小时候说起,姑娘你不知道,那时候秦国苦啊,那东山六国,都不把我秦国放在眼里,哼,真当我大秦是他们说灭就灭的不成,不知所谓。但那时候,大秦是真的苦啊,苦菜,烈酒,没别的特色了。
我公父那会儿初掌君位,还没我当年坐的稳当呢,幸好,他会写文章,大力宣扬我们大秦的特色,嗯,对,就是,苦菜烈酒,大秦特色,没毛病。
哎,姑娘,你别不信,我同你讲啊,我公父当年,就是靠着这样的特色宣传,给我们大秦引进了一大批的技术人才,可真是棒棒哒!有人夸我公父的宣传文写得好呢!说这是“五百年一卷雄文也”。

姑娘别急,马上就说到点子上啦,说到这我大秦引进的第一批外来的技术人才啊,其中有一个,长的特别的,嗯,也不能说帅罢,有气质,对,听说后世都是这么说的,有气质。而且啊,这个人呐,他还就喜欢苦菜烈酒,听说当年和我公父在渭水商船上一谈就是三天三夜。
什么?他们谈了什么?那我哪知道,我那会儿才多大,三岁还是五岁,我能知道什么!啊,姑娘你这点心真不错,樱桃蛋糕是吧,咦?你要请我一起吃啊,哎,好好好,谢谢姑娘啦。
咳咳,对对对,我们接着说故事,刚说到,啊,三天三夜,谈了什么我不知道,史家也没什么记载,总之,出来之后,这位先生就拜官晋升了。
 
那时候,公父忙,那位先生也忙,本王连公父都见不到,那位先生当然也没见过。
我第一次见他,是我生辰那日,公父忙忘了,对,我就说嘛,怎么能这样对儿子呢,一点父子情都不讲,像我,我就记得稷儿的生辰嘛!什么,荡儿的生辰?那什么时日来着……啊,我们还是接着说故事,咳,说故事。
咳,总之,因为这个对待亲生儿子完全像是后养的公父完全忘记了我的生日,我就找他去了,到的时候他正跟一个白衣男子说话,那时候我大秦还没建咸阳宫,栎阳的宫殿小,灯烛也不太亮,那会儿他和公父一起转头看我,我能怎么样呢,偌大一个秦国宫只有堂姐记得我的生日,我身为大秦的公子我也很委屈啊,我就……咳咳,说来惭愧,后来听人说,我当时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而且,哭晕过去了。
不不不,这和性情没关系,这纯粹是小孩子的生理反应,真的,咳。
我醒来那会儿,太后,公父,公伯,堂姐,还有他,都陪在我身边,公父难得脾气非常好,当然,跟我日后对儿子们的温和态度完全不能比,但他还是很难得的脾气很好,他甚至抬手摸了摸我的头发,还跟我道歉了,说不该忘了我的生辰,下次一定会记得的,虽然他的“下次”最后还是在“左庶长”“大良造”商谈国事中忘记了,但之后我已经不再是五岁的小孩子啦,我是大孩子了,我才不在乎这个呢,哼!

TBC

评论(8)
热度(46)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