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身(大秦娱乐圈帝国)20

我王是个甜食控,大写的秀恩爱虐狗,稷总表示:爹你这个样子我是服气的!

前文回顾: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正文——

嬴驷觉得,自己从未像此刻这般需要小八。

他自问已经完全弄不明白稷总和他舅舅的套路了,如果不是不知道芈宣此刻正在世界上的哪一个角落享受人生,他一定要喊她来把那对舅甥一起打包带走。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白起未曾开口同稷总说起苏莉玛当初具体是干了什么事儿。

 

是以嬴驷走过去之后,开口第一句话就是:“你们俩约好的啊?”

魏冉听到这一句在联想起之前的几件事,电光火石间终于明白他白兄弟电话里那句“帮你送去给嬴先生好让他在稷儿面前说句公道话”的真正含义,准备开口给他兄弟争取个机会,这种事儿魏冉算是熟工,最知道坦白和被坦白之间的巨大差别,然而他没来得及。

稷总发烧在床上躺了几天,日前才又活蹦乱跳起来,是以完全懵逼,他天真的朝驷哥露出一个萌萌哒笑容,道:“不是呀,我是来问问,上次我让白大哥带的酒酿味道怎么样?”

魏冉想要将酒酿拿出保温盒的动作彻底停住,从内心深处涌上了一种深切的绝望来。 

而嬴驷则伸手温温柔柔的揉了揉嬴稷头上翘起的一撮呆毛,唇角勾起一点薄凉的弧度,道:“我不知道呀,没吃到。”

嬴稷没躲,反而十分乖巧的蹭了蹭,坐在提拉米苏和鲜果茶之间支着脑袋朝他驷哥眨了眨眼,一副又傻又甜的模样让旁边的魏冉简直不忍直视。

嬴驷见了也忍不住笑起来,星星眼微微弯起,带出点真切的笑意来,伸手拿过一碟提拉米苏,又接过嬴稷殷勤倒上的鲜果茶,道:“酒酿被个小姑娘喝了,我怎么好和人家计较。”

“小姑娘,”嬴稷愣了愣,还没想到是谁,只是惊讶道:“优伶还有这般胆色啊!”

嬴驷拿着小勺一点一点挖着提拉米苏吃的正开心,边随口应话,道:“不是优伶,是魏总包养的小明星,”又放下勺子,端了果茶喝了一口,转头赞叹般的看着魏冉,“魏先生真不愧是能一掷千金的汉子,竟然又亲自买了同一个铺子的酒酿送来赔罪。”

魏冉吓得要哭,连话都不敢再说,乖乖缩在一边减少存在感,默默看着驷哥吃甜品,直到那边苏莉玛补完了自己戏中露脸的部分,前来给魏冉献献殷勤上点儿眼药。

对,没错,虽然传说中可以让人一步登天的稷总也在,但勾引也不能明目张胆行在金主当面,这点脑子,苏莉玛自问还是有的。

 

行到近前的时候苏小姐才看见一身白袍长发的秦庶,小演员堂而皇之的坐在魏冉和嬴稷中间,低头吃着提拉米苏。

苏小姐对那些传说中上流社会的礼仪行止华服美食都做过研究,要不是真的下过苦功夫刷逼格也骗不过魏冉这样的花丛老手,此刻只看一眼就能从这份提拉米苏上挑剔出无限问题来,便一伸手十分熟稔的搭上魏冉的肩头,娇声同人笑道:“哟,秦庶,这样的点心你也吃的下去,做的也太不精细了,改明儿还是我和魏总做东,请你尝点好的?”

嬴驷淡定无视了魏冉写满“我不认识这女人”的脸,吃完了最后一口提拉米苏,又喝了一口果茶,抬头眯眼露出一个昔年秦国朝野再熟悉不过的“不听我的就架出去”的温和笑容来,道:“苏小姐吃得多了,自然有些心得,我却觉得,除了我心上人做的苹果兔子,这道提拉米苏可以入选我吃过第二好吃的甜品了。”

嬴稷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驷哥,没想到张子全程不出镜,他驷哥还能发狗粮!

喂!把那只苹果兔子归类为甜品,还跟我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提拉米苏相提并论,我上辈子的亲爹哎,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痛,活蹦乱跳的,可健康了!

 

苏小姐也无话可说,要不是为了在金主和潜在金主面前维持形象,她早就冷哼一声走人了。

她没话说,魏冉却很是有些话要说。

魏冉温柔地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肩上拿下来,十分疏离有理的道:“苏小姐,说话归说话,就不要上手了罢。”

苏莉玛愣愣看他一会儿,明白他的意思后,倒也不再纠缠,毕竟这人出手并不十分阔绰,还让她在这剧组里吃了许多苦头,再说她自上次白起来探班,便瞄上了男神,听说白起和魏冉关系极好,若是有个朋友妻不可戏之类的矜持,那她可不就亏大了。

这么思量一番,她变抬起头去,目光盈盈含泪的看向魏冉去,勉强撑起一点笑,道:“恩,魏总,我明白了。”

可惜魏冉并不吃她这套,转头同嬴驷道:“我听说剧组里的人说我推荐的人没演技,瞅瞅,就这样,这叫没演技?”

嬴驷还没说话,在一旁围观了许久的公孙衍倒是笑出了声,道:“是啊,若是苏小姐的演技能一直维持在现在这个水平,那当真是全组的幸事了。”

苏小姐带着委屈而隐忍的泪水跑开了。

 

是以张仪到时,当先便看见一个穿着红色衣裙的姑娘躲在角落里悄悄往里窥视,看见他出现,就冷哼一声转身走开。

张仪也十分不想搭理魏冉家的这个仿佛蛇精病一样的小明星,转身就进了剧组片场。

到时正瞧见嬴驷坐在一室明光深处,朝他露出一个极温柔的笑容来,他走过去,便听嬴驷低声笑起来,同他道:“阿弥陀佛,三千红尘三千苦,贫僧难得等到今日。”

是戏里佛修的台词。

张仪听得有趣,顺着他的话,问道:“大师在等什么?”

嬴驷坐在案边,抬首看他,露出和剧中玄九一无二般勘破世事圣洁无垢的神色来,道:“等卿,渡我。”

 

围观的稷总瞬间进行了非战略性撤离,而魏冉,他正缩在角落里,十分痛苦的计算,按照驷哥的意思,他在一周之内用簪花小楷抄完一百遍《金刚经》后,自己的手还有几成几率能留着。

—TBC—


评论(54)
热度(72)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