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身(大秦娱乐圈帝国)16

不,我一点都不明白稷儿的脑洞。

相国和我王又发狗粮,我能怎么办呢,作为一只单身狗我也很绝望啊!

相国的粉丝滤镜大概有辣——么厚!

你们看,这真的是一篇娱乐圈文!

前文回顾: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正文——

给卫教授的速成厨艺班进行的甚为艰难,等到最后卫鞅终于端出一份看似成功的长寿面和大盘鸡的时候,嬴驷简直感动的涕泪盈眶。

面煮糊了,大盘鸡里的青椒还是半生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至少看上去还是美美的不是,至于调味……嬴驷给卫教授准备了秘制调料包,并语重心长的提示,实在不行,还可以去求助烹饪女神陶华碧女士。

卫鞅到底在美国呆了一年,嬴驷一提他就懂了。

老干妈。

 

至于嬴教授最后是不是好好活过了生日当天,嬴驷则理直气壮表示,我在拍戏呢,出不去,给他发条生日祝福的微信提醒他晚上记得备上胃药就不错了,那还管得了其他。

 

电视剧开拍的时候是五月末,气候闷热干燥,十分惹人心烦。

这部被嬴驷戏称为《聊斋》的电视剧,其真名唤作《神魔志》,大概是讲了有一个小道士被师傅赶下山去体悟红尘的故事,下山后道士遇上了一个其实不是魔修的魔修,一个其实不是妖修的妖修,和一个其实不是佛修的佛修,一行四人一路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行的故事。

嬴驷便是那个“其实不是佛修的佛修”,魏玲则是“其实不是魔修的魔修”,至于余下两个,小道士的演员姓甄,叫甄袍辉,其人也算小有名气,去年拿了新人奖的,至于“其实不是妖修的妖修”嘛……

嬴驷便是没料到啊,演这个角色的居然是公孙衍。

师兄,你不能因为我上次抢了你的角色你就如此自暴自弃啊,你这是报复!赤裸裸的黑幕!

对此,公孙.富二代,衍十分坦然,我就是带资进组,有钱,任性。

 

开机当天,稷总难得的没去围观,据说是前几天在泳池里玩疯了,发了好一通高烧,前几日才退了,这几天都窝在床上,动都懒得动呢呢。

于是白起就被他赶来了。

其实白起真不想来,身为男友在对方生病的时候不陪在身边反而去围观对方长辈的开机大会,这是要彻底没法转正了的节奏啊!但架不住稷总想看现场REPO啊,稷总撒娇那谁能扛得住。而且这小子这一病还自己病出一套神逻辑,跟他驷哥通电话说这事儿的时候那叫一个理所应当:“按照套路,我作为一个痴心大总裁,这都是想小演员想的,这叫相思成疾!”接着还叹了口气,用一副深情不悔的语气道,“虽然小演员爱的是他的经纪人,但总裁对小演员的真心是不会变的,唉,我果然是个又有钱又痴情的优秀男子【1】。”

在电话那头获悉了嬴稷的全部计划并作为少数几个能扛得住稷总撒娇的真汉子,小演员秦庶很难得的有了撸起袖子直播揍儿子的冲动,他默默做了几下深呼吸,冷笑道:“所以相思成疾的痴心总裁就喊了他就旧爱CEO来替他看看小演员?下一步的剧本是什么,CEO由爱生恨出手阻拦前途,小演员被逼无奈献身总裁。最好发现总裁和小演员其实是两兄弟,BOOM,皆大欢喜?”

电话那头的稷总十分不要脸的把他驷哥的全部嘲讽都听成了陈述句,继而用极具舞台效果的腔调慢慢道来:“哥哥啊哥哥,为什么你会是我的哥哥呢,抛弃你的血统吧,或者我抛弃我的,这样我就不再是你的弟弟。”【2】

这么诡异的念白,驷哥拿着电话的手都没抖。面无表情的用冷漠的声音道:“所以最后我们两是一起殉情了,你说这种话的时候,考虑过莎士比亚【2】的感受嘛?”

“啊?”嬴稷愣了愣,理所当然道:“我干嘛要考虑你毕业论文里的主角的感受?”

嬴驷抹了一把脸,道:“行了,你的旧爱CEO到了,我现在要随个大流过去打招呼了,再见。”

 

白起到现场的时候,第一幕戏已经拍好了。

第一天的戏通常不难,剧组多是要讨个吉利的,一条过既然是极好的事,第一幕选的便是第一场,小道士下山。

场次不难,甄袍辉虽然没什么特别值得称道的演技,但一场辞别师门下山去的戏,还是演的好的。

 

大秦是这部戏最主要的投资商,导演喊完咔,一回头看见大boss,那刺激,简直非同一般,立马就招呼上了。

是以等到嬴驷慢慢挂了电话走过去,白起周围已经围了一圈来打招呼问好的了,只剩他和公孙衍两个,站在圈外,一幅围观姿态。

同样站在外围的还有魏玲,小丫头大概是被他哥告知了什么,乖乖站在一边,低着头看都不敢看嬴驷一眼。

毕竟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大魔王他爹”呀。

 

这一项三人围观的正起劲,嬴驷忽而绽出个温柔好看的笑容来,一旁公孙衍不用看也猜得出来是谁,转头就目送师弟头也不回的奔着他家经纪人去了。

喂,说好了要随大流来先和CEO打招呼的呢,有了心上人的孩子真是可怕。

 

“你同白起一道来的?”嬴驷握着张仪的手问这句话时,白起十分熟练的应对四周的恭维。

张仪点点头,看着嬴驷笑,道:“公子稷任性起来堪比我王当年,实在是劝不住。”

嬴驷想都不想,矢口否认:“寡人当年何时任性过?”

张仪就笑得眉眼弯弯,温声道:“王上可是昔年威胁对方,发兵灭国的人呐。”

嬴驷听他说起这句,到是丝毫也不脸红,理所当然道:“到底是为了我秦国的相国啊。”

张仪微微愣了愣,复又去看嬴驷。

嬴驷穿着剧中人的白色佛衣,一头黑长的假发散至腰间,手上还缠着佛珠,阳光之下,微微一笑都沐着圣子的佛光一般。

张仪忍了忍,没能忍住 ,还是笑起来,道:“阿驷,你现在这幅圣光普照的打扮,配上刚刚那句话,真是……”他顿了顿,眉目温柔,“邂逅相遇,于子偕臧【3】。”

——TBC——


1】“我果然是个又有钱又痴情的优秀男子”《万万没想到》。

2】改自《罗密欧与朱丽叶》朱丽叶朝罗密欧告白。

3】《诗经 郑风 野有蔓草》请断章取义

评论(31)
热度(74)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