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身 (大秦娱乐圈帝国)15

我不知是该同情商君还是同情驷哥,算了,我还是同情将要面对一个未知结果的孝公罢……

对,没错,我驷哥和他相国又在发糖了,简直!

干脆改叫大秦虐狗帝国算了!

对了,桂花糖芋苗是我故乡的一道用小芋头做传统甜汤…也是我的真爱!

前文回顾: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正文——

商君行屠于厨,乃是一场横尸遍野的征伐。 

嬴驷坐在张仪身边,支着头看卫鞅又一次炒糊了土豆片的时候,如是想。

另一旁,同来围观的嬴稷正在和白起分享着他驷哥亲手熬制的红糖姜枣茶。

 

彼时恰夏初,风轻云淡的好天气,嬴驷答辩过完,又早有白雪教授的保研,接的戏又还没开机,便偷闲在小窝里给自己和张仪做糖芋苗。

白生生的小芋丸在甜汤里翻滚得可爱,掌勺的人童趣大发,手上完全不受控制的上去一个一个朝下压了个遍。

下午嬴华答辩完回来也好一起吃嘛,嬴驷想着华弟前几日抱怨答辩艰难的模样,又多往糖芋苗里加了一勺桂花糖。

就当是安慰弟弟了,反正不让嬴疾知道就好。

至于相国嘛……

嬴驷回头看一眼张仪,一盏茶就被人递到边唇,嬴驷手上握着桂花糖的罐子都没放,就着人手上品了一口香片,一双星星眼亮晶晶的,笑意盈盈。

张郎自然是偏心我的。 

 

有人按铃的时候,嬴驷正舀了半勺糖芋苗吹凉了让张仪尝尝味道。

张仪一口吃掉勺子里的甜汤,笑眯眯的朝嬴驷比了比大拇指,开门去了。

门口按铃的男子三十左右年纪,生的儒雅俊秀,白衬衫牛仔裤的随意装束在他身上都带着书卷气,手上还拎着一盒礼物,面色微微有些紧张。

简直像是来和心上人告白的——如果不知道这位先生的心上人是户主他上辈子的爹的话。

张仪这么想着,边开了门,笑着招呼对方,道:“师兄来了,进来坐。”

来的正是卫鞅。

 

嬴驷见到卫鞅就笑了,笑的可甜,道:“卫教授来就来,还带什么礼物呢。”一边飞速将那一罐他爹都轻易难得的樱花蜜放进厨房。

这樱花蜜是荧玉姐哄女朋友的一招独门绝技,轻易不允旁人,估计卫鞅这一罐也得来的艰难。

卫鞅到是不介意,只是笑,道:“有求于人,自然要许以厚贿才方便行事。”

嬴驷其时人都端着樱花蜜进厨房了,又原样还返,电影倒带一般整个人带着樱花蜜退回来,在张仪身边坐下,十分冷静的道:“教授客气了。”

眼神都不肯再往樱花蜜上看一眼。

卫鞅见了,就笑,道:“怎么,有张子再侧,驷儿还担心我能将你如何?”

嬴驷抿着唇笑一笑,到显得有些难得的羞涩来,却也不接话,伸手将案上茶道做过一遍,递了一盏过去,道:“鞅哥,喝茶。”

卫鞅端着茶叹了口气,道:“也罢,我与你直说,我是想着,渠梁的生辰将近,能送的礼物这么些年都送遍了,我琢磨着给他做碗面。”

嬴驷放下心来,又温柔的将樱花蜜挪得近了一些,问道:“不过一碗面而已,鞅哥何必如此大礼?”

张仪到笑起来,道:“怕是师兄想学的,不是寻常的面罢?”

“是,”在两个后辈面前如此直言自己情谊,卫鞅还有些脸红,“我想着,秦人陕味,若能再给他做到大盘鸡,那就最好不过。”

嬴驷听了也笑,道:“一份大盘鸡,一碗面,鞅哥对渠梁哥深情厚谊,嬴驷叹服,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日后想来,嬴驷一头扎在张仪怀里,差点就要哭出声来:“张郎,寡人失悔!”

张仪就只能摸摸嬴驷的头再亲亲他,安慰道:“谁料到商君煮面都能糊锅呢,张仪当初也没想到,再说终归是师兄对嬴教授的一片心意,阿驷就莫要计较了。”

 

现今人常道,古人有言,君子远庖厨。

嬴驷一直觉得现代人这般曲解此句之含义,那帮儒生若泉下有知,怕是得起来跳脚。

直到他开始教商君做菜。

 

商君的“贿”行的够厚,嬴驷也教的颇为用心。

但是当卫鞅一个下午,第五次将切的厚薄不一的面条煮成一锅面疙瘩汤的时候,他终于觉得,君子远庖厨这句话,就是送给像他鞅哥这样,堂堂正正的君子的。

可面对着卫鞅很是尴尬的表情,他只能叹一口气,拍拍对方的肩,安慰道:“没关系,万事开头难,”他转身从坐在一旁围观的张仪的勺子上咬掉半颗糖芋苗,再慢慢咽下去,“天色已晚,鞅哥改日再来罢,到时候我们做大盘鸡。”

卫鞅都被嬴驷的豪迈吓了一跳,看着对方十分镇定的神色,担忧道:“你不是说面条要相对简单一点吗,万事开口难,我这头都没开好呢,就跳到后面做大盘鸡,没问题?”

嬴驷点点头,道:“是啊,万事开头难,所以我们只能先学后面的了。”

卫鞅:“……”

张仪:“……”

 

于是当晚,做完答辩回来的嬴华和陪着去的嬴疾,吃到了驷哥的糖芋苗和被驷哥改刀过的番茄鸡蛋面疙瘩汤。

心满意足的表示:驷哥最好了。

 

而嬴稷改日带着白起来蹭饭时,恰赶上嬴驷在教卫鞅做大盘鸡。

那天正是大雨滂沱,嬴稷将开来的玛莎拉蒂毫不心疼的扔在路边,拉起白起就朝他驷哥门口跑,进门就让出来看情况的嬴驷一人扔了一条毛巾一起丢到浴室去了。

再出来,手里就被张仪递了一碗姜汤,嬴稷转着眼珠子就想要浪费,便听见张子道:“稷总,这姜汤是阿驷亲手做的,原说是要给嬴华嬴疾准备的,嬴华怕吃姜,所以加了红糖红枣之类去味,不辣的。”

嬴稷就只能乖乖低头,和白起一起喝姜茶,同时围观了卫鞅与厨房的一场战争。

 

等到卫教授把今天的土豆和青椒都浪费了个干净,嬴驷终于深吸一口气,无奈的同真的全无做菜天赋且简直和厨房天生犯冲的卫鞅商量,道:“鞅哥,要不,改日再学,今晚剩下的这只鸡……算是我额外教学,教你炖个汽锅鸡可好?”

 

汽锅鸡最终的成功很大程度上还是要归功于嬴驷的厨房里有一只品相十足完好的汽锅,但仍然让之前被深度打击的卫鞅十分高兴。

很好,他对于给渠梁做出一份大盘鸡面,还有信心!

——TBC——

评论(63)
热度(98)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