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去哪儿【大秦快穿帝国】S3E05

嬴.仙尊.驷 实力证明,你爸爸还是你爸爸,演技爆表,实力超群,三界第一影帝

嬴.魔帝.稷:这个修罗场的锅我不背!

前文回顾:  楔子  S1E01  S1E02  S1E03  S1E04  S1E05  S1E06  S2E01 S2E02 S2E03  S2E04 S2E05 S3E01 S3E02 S3E03 S3E04

——正文——

这世上总是有现世报的,便是身为魔帝,也不例外。

嬴稷对着白起上仙那张仿佛全心全意都关切着他师尊的清冷侧颜,一时间实在说不出“要嫁给你”这样直白的话来,他愁苦的抹了一把脸,便转过头去不吭声了。

啊呀,说起来你们也许不信,但是昭襄王冕下有的时候真的还是要脸的呢。

 

嬴稷这样一想,就觉得头疼。

要不,等等吧,好歹先认识一下我才好开口哎。

这么想着,嬴稷将手搭上他爹的肩,魔帝语气热切的问仙尊,道:“阿眠,不介绍一下?”

嬴驷挑了眉毛近乎诧异的看了他儿子一眼,仙尊的语气万却还是年不变的柔和疏离,道:“这是长暮魔君,姓花名杳。”

下陈有死人,杳杳即长暮。

白起听着,眉头便是一跳,却见他师尊一手抱着阿狸,席地坐在魔帝身边,同魔帝道:“这是我关门弟子,白起。”

“白起上仙,”魔帝跟着念了一遍他的名字,眉目多情,容止风流,半趴在仙尊肩头,仰脸看着他,玄衣白发,一双眸子却清清澈澈映着青裳仙人仗剑而立的身影,在含笑的眼波里辗转成万种风情。

白起被他望着,险些要维持不住这一脸的冷静。

若不是魔帝正趴在他师尊肩上的话。

他装出一脸不为所动的冷漠,便听魔帝又道:“幸会呀。”

那人眯着眼睛朝他笑,声音诚挚又动人。

 

这让白起想起当年他师尊教他念的诗来。

彼时他年岁尚轻,还是能同师尊撒娇的年纪,那会儿他听师哥师姐们从人间界学来的诗句,便去缠着师尊想学。

师尊当时教他,念的是,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白起默默念过这两句诗,轻轻叹出一口气来,心想,完了。

他这么想着,转身朝魔帝行了个礼,道:“长暮魔君,幸会。”

这一行礼,又朝后退远了两步。

 

嬴稷欲要搀扶的手停在半空,内心大雨滂沱得能淹山造海,面上神色却十分自然的将手搭上了仙尊怀里的黑毛山狸,笑道:“小上仙好像很怕我?”要撸上山狸的手被他爹一把拍下去,他只能好脾气的自己揉了揉,“小上仙莫要怕,我不轻易伤人的。”

 

最后白起还是被他师尊留下了。

仙尊在魔帝最喜欢的那道瀑布便建起屋舍,每日雷打不动刷日常,泡茶,吹箫,撸阿狸。

而魔帝在看着仙尊撸了一个月的山狸之后,终于决定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他的生活需要一些改变。

白起现如今都不怎么肯跟他说话,虽说是仙魔有别,但自己和他师尊关系都这么好了,他还这么疏远自己,魔帝觉得,这有些不适合。

他决定主动出击,去勾引上仙。

 

不成功便成仁,大不了剃了头往西方极乐去。

魔帝如是说。

他发下宏愿时他爹正在一旁泡茶,黑毛的山狸乖巧的卧在白衣仙尊的膝上,听他说罢,便将半盏仙茶端起,遥遥一敬,道:“本尊祝魔帝心想事成,得证菩提。”

魔帝觉得,他父王大概是个假爹了。

 

魔帝的勾引方式非常简单,他站在一切白起上仙会出现的地方刷存在感。

白起要夜半巡山,他便跟去提灯,白起要晨起练剑,他便从旁指点,白起要感悟体验,他便同他讲红尘万千,便是白起什么都不做,在廊下看着瀑布发呆,他也要端一壶仙露凑过去,同小上仙说诗酒趁年华。

 

可惜,小上仙除了耳后那一抹红,再没别的反应。魔帝急的要命,也没什么好法子。

 

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

不知时岁的日子过得太快,转眼就又过了一轮沧海桑田。

 

山狸化人那日,山里刚刚下过一场雨,瀑布旁一道七彩的虹停驻得缥缈出尘,而黑毛的山狸站做人立之形,朝在山涧边发呆的魔帝拱手做了个辑。

几乎下意识的,魔帝脱口而叹,道:“你还真像个人呢。”

说完就恨不得咬了舌头。

这样重要的话,该让他爹来说的。

 

继而他便眼睁睁看着黑色的山狸化作一声玄衣的俊俏少年,朝他拱手,道:“多谢恩公,前朝救命,今日点化,恩情深重,阿狸难以为报。”

 

魔帝绝望的宕机了,此刻唯一的愿望就是,这事儿千万不能让他爹知道。

然而大概命运从不肯偏爱他,他才想着,就听见他爹的声音,温柔动人又带着无限惊喜,道:“阿狸,你化形了。”

阿狸便点点头,迎着仙尊仿若有千种柔情万般深重的目光,垂下眸子一副乖巧样子,道:“是,多劳魔帝点化,也承蒙仙尊多有提点,此等大恩,阿狸来日必结草衔环已报。”

仙尊被这话堵得喉头发梗,终于体悟到自家儿子多年来噎着一句告白就是不肯说的心情。

但事实证明,你父王到底是你父王。

只见白衣的仙尊眼眉一低,将万千情愫敛回眸瞳深处,只清淡疏离的一颔首,道:“这倒不必,你若想报恩,便在我这里再留一段时日即可,”顿了顿,又问道,“你既已得道,可有姓名?”

阿狸便乖巧的颔首,道:“得天道厚爱,赠我姓张名仪。”

魔帝眼睁睁瞧着他爹的心魇就要随着这要命的名字脱笼而出,又被硬生生扯着后腿摔回匣中,最终只听见仙尊温声应和,道:“张仪,好名字,衬你。”

 

嬴稷围观这一场相逢,看的目瞪口呆,服气的一塌糊涂。

——TBC——


评论(4)
热度(38)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