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夜雨【番外-葡萄】

盲狙了一把,江苏卷,不用说,我写的一定跑题了。

——

本文有一只穿越到东汉末年之后性转的嬴驷,本文嬴驷和曹丕在现代设定是好友,对,他们俩不谈恋爱,谢谢。

本文只是为了满足我自己和几个群友的脑洞,不喜欢请不要告诉我,谢谢!

前文回顾: 00 01

——

番外-葡萄

 

曹子桓再一次被司马懿拒之门外那天晚上,趁着月黑风高,又一次的窜上了隔壁秦姑娘府上的院墙,关于他和秦驷之间的蜚短流长已经寻常得可怕,完全不用在意再闹出什么“将仲子兮,无逾我墙”的事情来。

那会儿秦姑娘正在庭前生的正好的葡萄架下纳凉,抬头看了他一眼,吩咐道:“正好,给我摘两把李子带下来。”

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秦姑娘家同他府上相邻的这面墙边上,种了一排李子。

我们的友谊也许已经走到了尽头。

曹子桓默默在心里念了三遍礼贤下士,才冷静的挑了两支生得最好的李子摘了。

 

秦姑娘把李子接过来,扫一眼曹二公子那被大风刺激的微微泛红的眼眶,抬手拍拍他的肩,招呼他:“随便坐,我去给你整点宵夜。”

转身朝后厨去了。

曹二一屁股坐在葡萄架上秦姑娘摆着的唯一一把摇椅上,一动都不想动。

 

风高天寒,世态炎凉啊。

曹二接过秦姑娘家艳光四射的女管家给他递的茶水,和附带的恨不得他一辈子不要来骚扰她家小姐的冷漠眼神,如是感慨着。

秦驷那帮子后援团亲卫队一样的仆役怎么看他,他才懒得管呢。

 

他只要有葡萄吃就好。

曹子桓朝端着点心的秦驷扑过去的时候这般想到,这样英俊的田螺姑娘上哪里找去。

 

秦驷做甜点的手艺,当年在剑桥念书的时候就是一绝,青年在阳光满铺的玻璃房里给心上人做各色甜品的照片挂满了他至今唯一一任男朋友张先生所能贴满的每一间房间,张先生是个摄影家,秦先生是他万年不变的缪斯之光。

 

千层酥的面是现揉的,外皮酥软内里柔韧,曹子桓都没顾忌他魏王唯二继承人之一的形象,就着秦姑娘的手就一口咬下去了。

蜂蜜清甜,杏仁香脆,还有裹在面粉里的葡萄干,曹丕这才觉得,从舌头开始,他整个人又活过来了。

他愣了愣,看了看秦姑娘刚刚给他递过去的提子布丁,委屈的想哭。

 

这么一想,他的眼眶就红的更厉害了。

秦姑娘简直不想理他。

但是,看看这个眼神啊,她简直觉得自己在犯罪的边缘徘徊。

 

如果杀了曹司空的继承人,他还会愿意跟我合作吗,在线等,挺急的。

秦姑娘看着曹二公子顶着因为夜风太大而被吹红的眼睛,以一种和小松鼠一样纯洁无害的姿势一点一点慢吞吞的吃提子布丁的时候,在心里琢磨着这回事儿。

 

葡萄是西域进贡的,曹司空本人不爱这个,就便宜了曹丕,曹丕琢磨了一下,就转手留了大半在秦姑娘这里。

对葡萄并无殊爱的秦驷姑娘冷静的把那批葡萄分成两半,一半晒干,一半酿酒。

 

曹子桓红着眼眶在夜风中茕茕独立,不肯回去,秦驷姑娘只能从酒窖里给他打了半壶鲜艳剔透的葡萄酒。

曹子桓一口闷下去,神情恍惚,神思不属。

噗通!

他倒了。

 

这个世界这个时间的曹子桓,酒量绝对没有二两。

秦驷冷漠的把人摔回躺椅上,转头出门去隔壁喊人把他们家公子抬了回去。

 

——

评论(5)
热度(18)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