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夜雨【01】

本文有一只穿越到东汉末年之后性转的嬴驷,本文嬴驷和曹丕在现代设定是好友,对,他们俩不谈恋爱,谢谢。

本文只是为了满足我自己和几个群友的脑洞,不喜欢请不要告诉我,谢谢!

事实证明,四肢不勤太久,人是会傻掉的

前文回顾: 00

——正文——

01

 

司马家的二公子很多年以后都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秦驷姑娘的场景,那场景经过时光奇妙的加工后要显得愈发难以描述,但很尴尬。

很尴尬,因为他当时正处在一种理论上广为人知的瘫痪状态里,所以他们是在卧房见面的。

那姑娘推门而入,也不走近床前,只站在火炉边上,微微一颔首,道:“司马仲达,久仰。”

灯火灼灼照在她眉宇之间,年轻的姑娘眉眼弯弯,她的五官算不上是最好看的那种,但让人惊艳的要命,要到很多年后,鬓发苍苍的司马懿再回想起来,才勉强读懂那种不为时下所盛行的锋利,像是经年风霜打磨的绝世名兵,一剑寒光十九州,但她自带剑鞘,与人说话的时候,锋芒都收敛在温柔的眉眼深处,那双眸子便像是天穹以北最明亮的星子,因为遥远而错觉得有慈悲和温柔。

 

当时的场面已经很尴尬,但更尴尬的在于,司马懿看呆了。

不能怪他,这是一只伪装成兔子的狐狸在看见一只伪装的比他还像兔子的老虎的时候的本能反应,食物链上的无情碾压,纯下意识的精神僵死。

但他甚至不知道对面是一只老虎。

于是,他夫人在他腰上扭了一把。

司马懿完全控制不住,他凄惨非常的“嗷”了一声,同时凄惨的跳起来,差点还要一下蹦出三尺远。

然后,他作为一个半身不遂的重症瘫痪患者,立马又栽倒回在床上了。

 

春华夫人非常没脸看的抬手捂住了眼睛,太丢人了,我的夫君大概是傻的。

 

而这位年轻的姑娘恰在此时走近,非常顺手的扶了瘫在床边的司马懿一把,将他挪到了床中央的位置,道:“在下秦驷,冒昧前来探望司马公子,实为无奈之举,不知司马公子身患痼疾,却是叨扰了。”

司马懿眼歪口斜,连手都抖了起来。

秦驷姑娘稳稳站在床边,习惯性的揣起了手,一口气叹的情真意切,道:“打扰了,在下这便告辞。”

她说着就往外走,甚至推拒了春华夫人的挽留,她温柔的握着春华夫人为热情留客伸出的手,笑意盈盈,道:“我实在是没料到司马公子病得这样厉害,纵有事也不好分说,这病怕也不是一两日能好的,夫人还要照顾病人亦不方便,我留宿并不妥当,还是先告辞了。”

司马懿的手都得几乎就要瘫痪变癫痫,嘴歪得差点要淌下涎水来,秦驷姑娘担忧的看了一会,温柔的松开春华夫人的柔荑,又微微一笑,披上披风,便出卧室去了。

 

这几乎就是走定了的。

但幸好天公作美,大雪下的遮天避路,年轻的姑娘披着白兔毛披风站在门口,正要犹豫着踏入风雪里去,总算被春华夫人提前拦住了。

秦驷姑娘叹了口气,朝夫人温温柔柔的绽出个笑来,道:“那便打扰了。”

 

这风雪一连几日不歇,那天早上堪堪才停,秦姑娘还没来得及在早饭桌上再提告辞的事情,曹二公子就来的。

 

这时间卡的倒好。

秦驷转头看曹二公子迈步进了厅堂,问着“仲达近日可还好,”又转过身,便见到了她。

 

这一幕被日后无数文学作品夸大其词,差点就教人误作了“相遇邂逅,与子偕臧”,但其实不过是他们俩一打照面,就认出了彼此。

就好像他俩一见这个司马仲达的时候,就知道他不是当年曹子桓的那个男朋友一样。

 

【TBC】


评论(14)
热度(19)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