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夜雨 【00-楔子】

本文有一只穿越到东汉末年之后性转的嬴驷,本文嬴驷和曹丕在现代设定是好友,对,他们俩不谈恋爱,谢谢。

本文只是为了满足我自己和几个群友的脑洞,不喜欢请不要告诉我,谢谢!

——以上——

文案:

说来应数洛阳夜雨,惹得人唏嘘

荒草浅滩寒鸦嘶啼,洛阳孤城闭

别后时而梦中起,挑灯听淅沥

洗落池中青青浮萍,沉浮不由己           

 ——《洛阳夜雨》HITA

 

00 楔子

 

秦驷绝对没料到这个。

公平的说吧,这不是洛阳的错。

这是曹子桓的错。

 

他被曹子桓拉去洛阳的之前就该料到的,他的朋友和他不一样,当年他坐在阳光洒满的草地上读《伊利亚特》,而那个他之前并不认识的文学院同学跑过来赞美他的眼睛,说“Of cloudless climes and starry skies(无云的夜空繁星点点);And all that’s best of dark and bright(那些最明亮与最暗沉的),Meet in your aspect and your eyes(都聚集在你的容颜与你的眼中)”【1】的时候,他就已经被告知了。

他的朋友是个诗人。

一个感性的,古典,浪漫主义,诗人。

 

但秦驷发誓没料到这个,上辈子做秦王的时候没料到,这辈子作为一个普通的中法混血的欧洲史专业学生就更料不到。

如果有机会他一定要向他的星相学老师道歉,然后写一篇#论星体运行对人类过去现在和未来发展的影响#,投稿给SCI,他一定能中,因为这就是见鬼的事实。

或者也有可能需要结合物理波动的某种奇怪频率。

 

昨晚天悬星河,他和据说上辈子是魏文帝的曹子桓在洛阳宫城旧址的楼边吹了点小风,喝了点小酒,而曹子桓,作为一个感性的古典浪漫主义诗人,他理所当然的哭的稀里哗啦,然后抱着从酒吧驻场小哥那里不知道怎么搞来的吉他,弹唱起了完全不在调子上的燕歌行。

他唱到“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在调上了,而就在他“不觉泪下沾衣裳”的10秒里,天空中划过一片大面积的流星雨。

秦驷和曹子桓都没管这个,曹子桓继续唱“援琴鸣弦发清商,短歌微吟不能长……”

他们终于抵不住疲倦,带着背后难以预计的身家,昏沉睡去。

 

然后秦驷醒来,在一个小村子里的一个年轻姑娘的身体里。

姑娘,自然按照套路,父母双亡,家中无人,只有一点田产还被地主抢了去,而她本人为了躲避地主的强娶,已经一头撞死了。

 

秦驷处理了伤口,打理了一下自己,出于一种迫切的饥饿感,他把家里能吃的都吃了个干净,然后他,或者说她,带上几件衣服细软,挥一挥衣袖就走了。

 

很是说不清秦驷是怎么办到的,但在她临近的城池里打听到了关于这个时代信息,建安九年。

哦,三国。

她想了想,决定去见一见曹司空家的二公子。

 

于是她安安稳稳的到了长安城,期间还很是顺手的赚了几笔小钱,足够她把代步的工具替换到了宽敞的马车,穿着的衣裳从麻衣素衫替换到了黑红色的绸衣缎裳。

然后,这位黑衣红裙的姑娘,披着白兔毛披风,簪着香檀木簪子,在一个飞雪连天的深夜里,敲开了司马家的大门。

“劳驾,可是司马仲达府上?”

 

【TBC】

 

 

1】灵感来自拜伦She Walks in beauty. 

 


评论(17)
热度(29)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