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流光 【章六】

叮!林。江左梅郎内核。殊 遇见 重要剧情人物【晏大夫】,主线任务【重生的原由】完成,对少阁主心疼指数+MAX。 

叮! 蔺晨成功会见晋阳长公主,【长公主的宠爱】支线任务完成,获得永久Buff【长公主待若亲子】。

LO主表示,少帅,你错了,其实你是村西头溪水边上被人飘在木桶里给你爹够上来的 XDDDD

前文回顾:

  【楔子】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正文————

章六 

蔺晨这一趟养的差不多的时候,已经是几天以后的事了。

是以,获悉林殊少帅还被他爹伺候了一顿家法的时候,蔺大少爷正练着暗器手法的手那么一抖,一片柳叶借力打力,好险擦着来给他灌药的晏大夫的头发过去,葬送了晏大夫鬓边几缕青丝,把个晏大夫给吓得,一声惊呼卡在喉咙口,还得庆幸蔺少爷体弱,练不来内力了。

晏大夫当即絮絮叨叨的闹开了,咋呼着就要抬手给少阁主那碗里再搁上二两黄莲,蔺晨少爷眼疾手快的转身接碗,一口把药干了,再极顺手的从他晏叔叔腰间的小袋子里摸出两个麦芽糖来,一颗自己吃了,一颗孝敬他晏叔叔去。 

晏大夫用嫌弃的眼神打量了一下蔺少爷那分明明左眼写着“讨好”右眼写着“卖乖”的样子,伸手掐了把蔺少爷死活不肯长肉的小脸,道:“行了,就知道你小子交了新朋友就不要晏叔叔了,没良心的,都忘了是谁照顾你这么多年的了?”

得,这会儿可算是找着源头了,原来我那“小没良心”的口头禅是从这儿学的。

蔺少阁主在心中追忆惋惜无限感慨,一边面上摆出一副孺慕的样子,说话的声儿都可乖巧了,道:“晏叔叔放心,蔺晨都记得的,”蔺少爷字正腔圆满怀感激,“是我爹爹。”

招呼上今天陪着的参四,撒腿就跑。

晏大夫:“……嘿,你个小没良心的,你给我站住!”

 

玩闹了一阵,蔺少爷才想起来什么事儿,眨眨眼看着参四,问道:“参四哥,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儿了?”

参四:“……”

才不要提醒少爷,那个什么才见面就让少爷差点犯病的林少帅,被他爹用大板子抽了一顿呢!

结果,蔺少爷琢磨琢磨,自己给想起来了,摸摸下巴,少阁主笑眯眯的同他参四哥吩咐,道:“参四哥,去给林府送份拜帖,往库里挑几件美容养颜的上品好礼,再把在岭南玩的时候姚大哥送的那杆长枪带上,我们下午去围观伤重的林少帅去。”

参四:“……是,少爷。”

少爷威武,这是要专业去补刀,啊,不,是去探望啊。

 

蔺晨少爷下午掐着点儿,巳时才过就准时出现在了林府。

林大帅出门练兵还没回来,蔺少阁主就带着一盆琅琊特产的洛神花先去拜见晋阳长公主去了。

晋阳长公主其实颇有些不太待见蔺少爷的,换了谁,我家孩子开开心心出门去找新朋友玩儿,结果新朋友病倒了,我家孩子还挨了罚,那做母亲的,哪怕真是自己孩子的错,这心里也不会太乐意自家孩子再去见对方了的。没奈何父辈有交情,不见还不行,晋阳长公主对蔺少爷自然是亲近不起来。

要不怎么说,古有纵横家,舌退百万兵呢,长公主上午接到拜帖的时候心理还不怎么乐意呢,等到林少帅得了消息硬撑着臀部那快要碎成八瓣儿的疼痛感——你说我都十几岁的人了我爹罚我怎么还是往屁股上揍啊,这像话嘛!像话嘛!——来到前厅那会儿,就听见里面长公主一阵儿接一阵儿的笑声,哎哟哟那个开心的呀,林少帅都险些要开始怀疑自己其实真的是他爹娘从村东头老槐树下捡回来的了。

他一进门,就瞧见他那长公主的娘,端庄贤淑的坐着,却已然笑的眉眼弯弯了,一手还拉着蔺少爷那小手儿,那心疼又慈爱的眼神哟,看的林少帅一阵阵的沮丧。

十成十我就是个后养的。

他亲娘看见他来了,抬头扫了他一眼,转眼同蔺少爷说话那叫一个和风细雨啊,温柔贤淑的跟那个才是亲儿子似的,道:“行了,我让殊儿带你四处转转,以后我这公主府啊就是阿晨你在金陵的家了,让殊儿陪你好好玩玩,有什么好吃的好看的,都让他带你去,什么时候有事儿,给我这送个消息就是了,”回身只同她家真正的亲儿子说了一句话,“带着阿晨好好玩啊,你要敢欺负他,不用你爹动手,我来。”

得,现在可以确定了,我就是从村东头老槐树下头捡的!

林少帅悲愤万分不知从何言起,蔺少爷只当没见着,低头偷笑。 

 

林少帅带着人挑了个阳光充足又不过热的地儿,一时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那天晚上他抱着人跟着萧景琰两个火急火燎的回了蔺宅,又被晏大夫一顿骂,好歹弄明白了这人的病症,畏寒惧热,天生体弱,当时出生那会儿胎里带毒,他娘才给他生出来就去了,妙手回春都没来得及救,只来得及拼了老命救回来了个小的。

整个琅琊阁对这小少爷那从来都是怎么宠着怎么来的,小少爷还能建立如此好的人生观价值观,常常来往与琅琊阁的晏大夫也不得不只能叹息一声,道:“这真是只能得益于小少爷天性如此”,当然身为小少爷重要的宠溺担当之一,其实晏大夫,你也没什么资格这么说话。

一旁萧景琰听了只是感叹他这位朋友命途多舛,以后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倒是裹着江左梅郎芯子的林少帅听着病情描述,脱口而出一句:“火寒之毒?!”

晏大夫抬眼上下打量他两下,像是对于他一个少年居然听说过这种毒很是惊讶,却也不多问,只慢吞吞的叹了口气,道:“一开始看症状我们也以为是火寒毒,结果研究了好几年了,他脉象虽弱,却没有什么其他的并发之症,这头发也是黑的,身上也没长毛,一张嘴哄人的时候甜言蜜语,气人的时候牙尖嘴利,实在不像……”

林少帅听得一愣一愣的,当时便只是呆呆的问道:“那……他是……”

晏大夫摇摇头,又想了想,笑道:“蔺兄认识的人多,期间有几个道家的也来给他看过,说是上辈子替人逆天转命留下的病症……虽说治不好,但也不会真的出什么事儿,就是体弱一些……”说到这里,抬头看看若有所思的林少帅,无奈叹气,“算了,和你说这些你也不懂,祁王还罚了你们抄书吧,还不快去?”

林少帅还没来得再问两句,就被赶出来了。

 

虽然有些事儿还没弄得十分清楚,可当年的麒麟才子到这会儿也还至少是明白了一件事儿,自己这感天谢地的一场轮回重来过,是自个儿心上人拼了逆天转命给换来的。

林少帅长叹一声,只能暗下决心,这辈子换自己照顾他吧。心中坚定,胸里一团烈火熊熊而燃,只在心中起誓这辈子定要护得那人一世周全,

转头才想起,这人只知道自己是林殊呢,而且才见面就给人刺激的倒了,实在是,不妙,大大的不妙。

是以祁王罚他抄书也好,他爹罚他家法也好,想想前事,他都觉得自己该。原想着养几日就去看他,结果好么,人先来了。

 

林少帅手忙脚乱的给人招呼前招呼后,什么茶太凉了咱换壶热的,太阳太大了咱往那亭子底下走走,酥饼太甜了咱还是来试试这太师糕,蔺少爷抚今追昔,想当年哪有这待遇 ,于是一点没脾气的随他折腾,到最后实在没法子再让他这么捣鼓下去了,于是蔺少阁主长叹一声,开口笑道:“长生啊,你忙什么呀,坐下来陪我吃点?”说着,顺手推过去一杯武夷茶,“诺,武夷茶,你喜欢喝的。”

林少帅当即手上都僵住了,低头接过茶来头都不敢抬,怕眼框红了一圈吓到人,蔺少爷倒是没在意,还以为林少帅的口味到底和梅宗主不同,一边在心感叹着,这真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伸手就要把武夷茶撤回来顺便给人开口道个歉,就听见林少帅带着点鼻音喊他:“阿晨。”

蔺晨心下那个慌,哎你不喜欢喝你直说啊,你别哭呀你……

继而,他就听见对过林少帅带着哭腔和他说:“阿晨,我吹笛子给你听吧?”

蔺晨:“……”

少帅,逻辑何在!

【TBC】

评论(52)
热度(152)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