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流光 【章五】

叮!林.曾用名梅长苏.小字长生. 殊 和 蔺晨相遇,【与君初相见 ,却如故人归】成就达成!收获【晕倒的蔺晨】X1。

叮!萧.大梁第一real耿直Boy.景炎 成功促成蔺苏相遇,开启新技能【千里姻缘一线牵】,当下技能等级 LV1!

前文回顾:

 【楔子】  【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正文——

章五

去见蔺晨那日,林殊起了个大早,唔,比鸡早。

鸡还没叫呢,就看见林少帅站在晨雾里,一套林家枪法舞的极是漂亮,入了神便没有留意,第一声鸡鸣那会儿,受了惊吓的林少帅下意识的长枪朝着鸡就刺过去了。

然后被另一把枪生生抢了一步,打断了行程。

林殊转身,就看见他爹特别威武的站在台阶上,曦光熹微,夏风正暖,最是一天好时光。

继而,他就听见他爹说:“我说儿砸,你看在这只老公鸡也该咱家打了这么多年的鸣,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是,你就放他一条生路罢,况且,老公鸡的肉也不好吃,”继而朝他儿子挤了挤眼睛,放轻了声音道:“最关键是,你娘不让。”

林殊完全不打算和他爹解释他这是无意为之,只是义正言辞的辩驳道:“还不是爹你年轻的时候练枪练得不好,捅死了太多只了,娘现在才会这么介意的!”

“……嘿!我说你这小兔崽子……”林大帅眼睛一瞪,挽了袖子就要凑过去揍人。

林殊撒腿就要跑。

“你还敢跑?!”林大帅气势汹汹的追着儿子在院子里绕圈。

“小棒则受,大棒则走,我也是怕爹你伤心啊!”林殊躲得理直气壮。

林大帅:“……”

伤心你大爷,今儿非得逮到着小兔崽子不可!

 

父子两个闹腾了一圈,转头就看见晋阳长公主一手牵着小儿子林殆站在廊下,见他们父子两人不折腾了,就笑了一声,道:“好啦,大早上的闹腾什么呢,来用早膳啦。”

林殊一边躲过他爹的最后一记拳头,一边转身挽住他娘另一边的手臂,一张小脸抬起来,才运动完红扑扑的比苹果还好看,长公主殿下忍不住,抬手掐了一把,边轻声嗔道:“你呀,昨晚还叨念着今儿下午要去祁王府见阿晨呢,这身衣服可是你昨晚上自己挑拣了半宿的,现在灰扑扑的一身,看你怎么办!”

林殊整个儿一僵,慢慢低下头去,一身精致的儒衫上满是灰尘泥印,可怜了当年惊才绝艳的江左梅郎,这会儿觉自己的脑门子上,那就只剩下一个正楷大写的“蠢”了。

偏林燮还不肯放过他,此刻打仗如蒲扇般拍在自家大儿子肩上,那个笑声哟,欢快的都能震天了。

林殊瘫着一张脸转头看他了他爹一会儿,忽而微微一笑,道:“爹,我知道你是嫉妒我可以去看阿晨而你只能去练兵,没关系,你儿子我有临风玉树之姿,穿什么都好看。”

林燮:“……”

晋阳:“……”

儿砸,脸呢!

 

林大帅大早上的被儿子造谣了一把“羡慕嫉妒恨”,索性把罪名坐了个结实,拉着儿子在练兵场操练的可愉快,快到点儿了才大手一挥,行了,知道你今天有约,去吧去吧。

末了还当着满场的将士笑道:“穿的好看点儿,别给你爹我丢人。”

低下的将士也笑,道:“少帅还用换什么衣服啊,就这身盔甲最是合身不过!”

林殊咬着牙转头看向答话的方向,见是蒙挚,想一想双方对汉语的理解,一时间竟然不知该如何反驳,眼瞧着这约定的时间要迟,林少帅也来不及再回府去梳洗打扮一番了,只能急匆匆骑上马,以比赶投胎还要着急的速度打马回城。

 

紧赶慢赶还是到的迟了些,蔺晨比他来的早,此刻已经被萧景琰拉着,在祁王府的花园里转了好一会儿了。

萧景禹府上在莲花池子里养了一塘锦鲤,红的白的黑的花的混做一团,都是呆呆笨笨的性子,但凡有人往池子边上一站,就以为是用吃食来了,急匆匆的往人影下游,若真的投喂,那更是扔多少吃多少,饥饱不论。

林殊进门时,萧景禹并不在院中,只蔺晨正看着萧景琰喂鱼。

小公子白衣广袖,满头青丝不梳,斜倚朱栏,年岁未已,却俨然一派魏晋风流,塘边红药正值新长,生的亭亭玉立,偶有斑斓锦鲤为了争抢鱼食抄水而出,小公子见了,便眉眼弯弯,竟是能笑出一段风景来。

 

林殊一时间,倒有些不敢辨认那人是谁。

并没有什么近乡情怯之意,而是当真觉得有几分陌生。

自然,这也并不能怪他,当年认识他那会儿,蔺少爷多跳脱的一个人呐,他哪里见过这样温雅如玉的样子哟。

倒是完全被林殊忽略了的萧七殿下,一回头瞧见林殊来了,便极开心的朝他挥一挥手,道:“小殊,快来啊,你不是早想认识阿晨了么!”

林殊眼睁睁瞧着看人回头看来,眉眼到还有几分旧日的影子,想来当是蔺晨无疑,却不知,是不是故人。

他脑子里转的挺快,神色却并不明显,只是朝那人一笑,温声低语的唤了一句,道:“阿晨。”

 

烟画园林溪绀碧,算重来,尽成陈迹。

蔺晨被他这一声“阿晨”喊得脑子有些发懵,眉目间却分毫不显,只低眸袖手轻轻一笑。

萧景琰在这诡异的气氛里暗自杀出一条血路来,他十分顺手的搭上林殊的肩,同蔺晨介绍道:“呐,阿晨,这位就是小殊啦!”

蔺晨神色平平,淡淡颔首,唤道:“小……”

继而却忽得哑下音去,侧头偏还见着萧景琰正期待的看他。

他又张了张口,却还是念不出,便转头歉意的同萧景琰道:“景琰,对不住,我唤不出。”

萧景琰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在阿晨喊他“景琰”的时候,他觉得自己都几乎要被小殊给那说不清道不明的视线给射穿了,然后又在那句“我唤不出”里迅速黯淡下来。

然而,他并没有退缩,这位在整个大梁的耿直人里都排得上号的七殿下,只是挺了挺胸膛,转头好奇的问蔺晨道:“为什么唤不出?”

这句话一出,萧七殿下背后火辣辣的视线就被撤了去,然而蔺晨却忽然收了懒散神色,转头看向林殊,话却是对着萧景琰说的。

蔺少爷十分认真的解释,道:“我不能让他在辈分上占我便宜。”

整个人瞬间兔斯基了的萧景琰:“……”

谢谢你告诉我,可是之前已经有很多人都被他占过了这个便宜,包!括!我!

当然,一旁的林少帅却神态自若,再一次忽视了与他“同居金陵城,两小有嫌猜”的童年好友,转头朝少阁主温温一笑,倒还有几分当年“江左梅郎”味道,偏他胄甲在身,少阁主看着便不由平添了几分恍惚,倒是仿若当年故友出征时一般,一声长苏险险就要脱口而出,恰好林少帅先开了口,道:“我小字长生,阿晨唤我长生便是。”

蔺少爷半抬着眸子看了他一会儿,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犯晕,心下暗道要遭,边温声应道:“长生,”他顿了顿,又缓缓道,“长生,恕我失礼了。”

言罢,林少帅还没来及的明白,蔺少爷就已然撑不住,眼前一黑,当场便栽了下去。

林殊险些反应不及,眼睁睁就要看着说完就倒的蔺少阁主身子一软,晕了过去,幸好他接得快,否则,少阁主可得倒到地上去不可。

 

等到蔺少爷再睁开眼,就瞧见了明明一身仙风道骨却愣是要扮作修罗恶鬼的晏大名医,那神色,简直和分分钟就要吃人一样,

少阁主轻轻眨了眨眼,软着嗓子和晏大夫撒娇,道:“晏叔叔~”

一碗黑漆漆的汤药递过来。

蔺大少爷小心窥了窥晏大夫面无表情的脸,只能狠狠心端起汤药一口闷下去。

简直苦的涩人!

晏大夫您是放了多少黄莲啊,阿晨以后一定更爱惜身体,求放过!

蔺少爷一副难以言说的表情,又看了看晏大夫的面色,默默咽回了要糖吃的话,只伸手让轸七递了杯白水过来,转而轻声问道:“他们俩个呢?”

晏大夫转头看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被罚了。”

蔺少爷好奇的眨了眨眼。

晏大夫不答话。

蔺少爷转头去看轸七。

轸七一副难以言说的表情,思量许久,才开口道:“祁王殿下罚他们……抄三字经……”

少阁主:“……”呵呵,轸七你玩我呢!

轸七:“真的,当时祁王殿下急了,又不好体罚他们,就随手在少爷的案上拿了本看着厚的书砸过去让他们抄,结果……”

蔺晨静默半晌,转头同另一边的鬼九吩咐道:“……替我去谢谢萧大哥,顺便……告诉他,我房里字最多的一本,其实是那套看起来挺薄的《南华经》。”

晏大夫:“……”

轸七:“……”

鬼九:“……是,少爷。”

 【TBC】


评论(30)
热度(170)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