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流光 【章四】

叮!萧.水牛.大梁七殿下.一个恩正的人.景炎出现,开启副本【这个小公子真不错】。

叮!林.曾用名梅长苏.七万赤焰军少帅.琅琊榜首江左梅郎. 算尽天下人心. 殊出现,主线即将开启!

然后,再来自行重复三遍“阁主的唯一CP是宗主”,谢谢。

前情提要

 【楔子】  【章一】  【章二】   【章三】

——正文——

章四

日后再想来,萧景琰一直都拒绝回忆起他初次见到蔺晨时所发生的事情,委实是情有可原的。

其时正是午后,无风无云的天气,晴空万里照着庭院深深,前院是没有池塘的,于是也没了本应恰值初生的红药可尚,只有廊下鸟亭里一只羽色斑斓的红喙鹦鹉正啄着羽翼,萧景琰正看得有趣,那只鹦鹉忽而展翅飞上屋檐,边念出一句“南有乔木,不可求思”【注一】来。

萧景琰被一只会念诗的鹦鹉给惊得一愣,尚未回过神来,便听得另一侧有人轻声细语的致歉,道:“这鸟儿不懂事,还请七殿下勿怪。”

萧景琰跟着大皇兄转身,就看见一位同自己年岁相当的小公子,眉目精致,几可入画,虽面上神色倦懒,眸色里却隐隐含了几分笑意,正袖手立在不远处葡萄架下,时值初夏,葡萄叶儿已然长成,在长架上漫漫铺开,轻易便遮了烈日阳光,添了几分清凉舒爽,而子衿微微朝这方颔首,缓声笑道:“难得今日府下凉了绿豆汤,两位来得也巧。”

在当时尚且不知道这世上有一项技能叫做“装13”的大梁七皇子殿下看来,此情此景,当真美得堪比朱颜辞镜花辞树。

人间留不住呀。

那一瞬间,七殿下脑子里滑过无数词汇,终是只剩下四个字在刷屏。

惊为天人。

当然,天长日久之后,七殿下再想起今日自己这般痴傻,总是想要将所有相关人员连同那只鹦鹉的这一段记忆都消弭干净了去才好!

呵呵哒,和我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和他的心上人都是装逼中战斗机,我觉得自己总是在被欺骗,怎么破,急,在线等!

但,此时此刻,萧七皇子正一边跟着兄长往葡萄架子下面走去,一边小心翼翼生怕唐突了佳人,便是连步子都放得比平日要轻了些。

——喂,七殿下,“佳人”这个词不是这样用的,你就老实承认吧,你国学是不是跟蒙挚统领用的一个师傅啊!

 

萧景禹倒是没察觉到自家弟弟乱七八糟的脑内刷屏,他此刻看着正垂涎的望向绿豆汤的蔺少爷,再想起前些日子被这位大少爷噎的几次说不出话来的过往,居然生出一种“大仇终得报”的愉悦来,再看看蔺少爷这张微微挎着的小脸哟,合着夏至一碗凉丝丝甜滋滋的绿豆汤,堂堂大梁长皇子殿下差点就又没忍住笑。

蔺少爷正苦夏呢,神色倦怠的抬头看他一眼,又转头同萧景琰微微点了点头,这天气热,蔺少爷自己披了三重衣衫,却仍是一滴汗也未下,只是到底并不舒服,便连话也说的少了,只转首将另一碗绿豆汤朝着萧景琰的方向推了推,说话的语气都是不温不火的,道:“七殿下,请。”

萧景琰看着小公子素手轻抬,推过来一碗绿豆汤,想都没想就抬起来一口闷了个干净,然后朝着蔺少爷咧出一个有着十六颗牙的笑容来,道:“我叫萧景琰,是大哥的七弟,你喊我景炎就好。你刚才说你叫蔺晨是吧?那以后我能喊你阿晨么?”言罢,荞麦面皮的小包子七殿下眨了眨眼睛,看上去居然让人不忍拒绝!

殿下,求不要瞪水牛……哦,不,是大圆眼!

蔺晨少爷依旧十分平静,保持着一副微微含笑的面孔,垂着眸子盯着茶盏看了一会儿,在心里把被七殿下惊吓到了有些当机的脑子迅速重启,才轻声赞叹道:“景炎当真是大智若愚,阿晨佩服。”

 

一边喝着绿豆汤的萧景禹忍不住低头又舀了一勺,唔,今日的天气当真是极好的,他已然料到自家七弟要说的下一句话是什么了。

果然,就听见他家七弟很是豪爽的一笑,道:“阿晨,你明明在拿我寻开心,莫以为我不知道,”顿了顿,又道,“小殊有时候也是这样,”继而,这位七皇子殿下忽而想到什么,一击掌,在琅琊阁少阁主吱声之前已然开口,道,“对了,我介绍小殊你和认识罢,我觉得你们一定能谈得来的,”七殿下说干就干,当即安排道,“不如就明天下午吧,我们去大皇兄府上见?”还不待蔺少爷说话,这位爷已然点了点头,转头问道:“阿晨,你明天没什么事儿吧?”

蔺晨:“……这倒是没有……”但是……

可怜蔺少爷一个但是还没说出口,萧七殿下已然又接住了话头,决定道:“好啦,就这么决定啦!”

蔺少爷:“……”

萧七殿下:“阿晨?”

蔺少爷:“……好。”

 

萧七殿下出了蔺宅,转眼就别了皇兄,熟门熟路的摸到林府门前,也不用人带着,自己个儿就健步如飞的闯进了自家好兄弟林小殊的书房。

林殊正在画一幅山水图,那一笔泼墨画得已然颇有几分大家风采,便是晋阳长公主见了,也的承认儿子确有天赋,也不知他每日习武具不曾落下,怎么还能有时间练得一笔好画的。

萧七殿下也不管在做些什么,只是极轻快的与他道:“小殊小殊,我照你说的做了,约了阿晨明日在大皇兄府上见面啦!”

也不知是被萧景琰的行为吓到了还是如何,林殊笔下一颤,那一叠山峦竟陷了下去,再不见重峦叠嶂的美景了。

他却也不在乎,只是停了笔,抬头看了好友一眼,轻声确认道:“他……他真的答应了?”那声音倒像是怕惊扰了什么美梦一样,又轻又柔,还带着些动人心弦的脉脉温情。 

但萧景琰别号水牛实在不是没有道理的,他毫不在意点点头,道:“对呀,他答应了,”想了想又道,“小殊,阿晨生的真好看,性情好,脾气也好,”末了极得意的一笑,“阿晨已经答应做我朋友啦!”

转头看见林殊一脸“活见鬼”的表情,慢吞吞的重复他的表述,问道“性情……好?“

萧景琰点点头,想了想又道:“可惜就是身体好像不太好的样子……”

林殊摆出一副“三观具碎”的神色来,道:“景炎,你回去吧,明日我会记得准时去祁王府上的,多谢你今日帮忙……”

 

好容易送走了萧景琰,林殊回身,倒在榻上,正侧头对上铜镜里一张英姿勃发的少年面孔,不由的叹了口气。

他是林殊,可却是已然在七年后的梅岭死过一回的林殊,在他之前的记忆中的那三十多年生命里,足足有十三年,他的身份是江左盟的盟主,名动天下的琅琊榜首,唤作梅长苏。

在他叫梅长苏的时候,他还有一个能够“此心换彼心”的心上人和知己,蔺晨

他曾对他失过一回信,原以为再也没有相见之期,岂料的或许当真是苦心人天不负,他一朝梦醒,竟又回转到了二十多年前。

真真正正的好时候。

赤炎血案未即发生,祁王殿下尚未被妒,夏江尚未成悬镜使首尊,谢玉尚还与莅阳长公主相亲相爱,未生出篡权执政的野心,一切都来得及。

只除了,他与蔺晨,尚不相识。

他正盘算着,等助了祁王登顶封禅,他就挂帅去琅琊山找人去,只求流岁仁慈,能多等他些时日,别教那人与旁的谁携手同眷了,便算是感天谢地了。

结果,才多少时候的功夫啊,他爹就帮着他拨云见日了,哎哟哟,这真是亲爹啊,绝对不是村东老槐树下捡的,他听着他爹嘱咐说过段时日有一位蔺姓的老友的儿子要来,让他帮着招待招待。

那真是,瞌睡就给送枕头啊,林少帅简直求之不得。

结果呢,还没开心几天呢,他爹转头回来告诉他,小兄弟自己住了,身体不好,得慢慢调养,等调养好了,得空就会来看他们。

好么,林少帅的心哟,瞬间就慌了。

一会儿琢磨着他是不是也记得前事,这他要是不记得呢,不太愿意认识自己怎么办,他要是记得呢,还在生自己的气怎么办,一会儿又想起他身体状况,记得蔺晨从来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的,莫非少年时竟虚弱至此?也没听他提过呀?哎,可得好好养着……唔,爹啊,咱家里有什么人参鹿茸红枣桂圆的,我都包个囫囵,明儿给人送去你看可好……

 

就这样,林少帅提心吊胆了三五天,没得到半点消息,最后一拍案决定了,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

于是,才有了萧景琰跟着萧景禹访入蔺宅的事情。

当然,萧景琰对蔺晨如此之高的评价,是在让林少帅的心下又是颤了一颤。

这不科学啊!?他们之前那副彼此看不爽的架势才是默认设置啊,喂,水牛你画风徒转啊,是不是最近静嫔娘娘用你练扎针了!

 

【TBC】

 

注一】《诗经. 国风. 周南. 汉广》,常用于表达对美人的思慕之情。


 

评论(39)
热度(167)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