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流光 【章三】

叮!林.赤焰军大帅.蔺老阁主好友.长公主驸马.皇妃兄长.燮, 已上线,【这个侄子萌萌哒】副本开启!

当然,大帅他儿子……还没有上线,咳,但是,爹爹都出现了,儿子还会远么! 另外……七皇子水牛快了好基友一步,恭喜七皇子……

最后,请跟着我把后面这句话念一遍,然后再自行重复两遍!“本文唯一和阁主的CP是宗主”。谢谢!

前情提要:

【楔子】  【章一】  【章二】 

————正文————

章三 

萧景禹这一醒,在小镇上自然是躺不住半个月的,蔺少爷袖着手听他与晏大夫争辩了半天,末了还被灌下一肚子的药去,显然,这位祁王殿下尚未参透晏大夫恐怖的本性,敢与这位名医争辩的病患,总是要吃点苦头的。

嗯,字面意义上的吃点苦头!

于是,此刻蔺少爷便看着对方那张清风霁月的好容颜团成一团,生生被扭曲成一个痛苦到可怖的表情来,犹豫一会儿,缓步迈上前去,思量再三,才舍得将藏在背后的手伸出来。

萧景禹瞧着蔺少爷慢吞吞的拿出手上的小包裹,一层一层解开绳子,末了露出里面几块形状极好看的太师糕来,道:“同时天涯吃苦命,共食一包太师糕,来一块呗?”

萧景禹看着蔺少爷那满面不舍的模样,颇觉得有些不妙,哎哟哟,天知道,忍笑可比忍苦要难得的多啦。

偏蔺少爷一手掂起一块太师糕咬上一口,一本满足的眯了眯眼睛,转头瞥了祁王殿下一眼,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态度来,与他道:“想笑就笑,憋着容易胀气。”

可怜萧大皇子,一口太师糕梗在喉间,咳得险些得要了半条命去!

那位大少爷顺手给他递过去半盏苦药茶,还要慢吞吞的添上一句,神色一本正经的道:“我说的是心气,你想到哪去了?”

呜呼哀哉!祁王殿下的太师糕是彻底的咽不下去了,半盏苦药茶还含在舌间,满嘴的那个苦哟。


萧景禹殿下最终也没能听全晏大夫的医嘱,做个乖乖养病的,对晏大夫表示了十二分的感激之情后,坚持要回京去,彼时年纪尚轻于是气焰更盛的晏大夫怒火腾腾,叉着腰站在榻前对着当朝祁王说教,蔺晨少爷站在一侧,极听话懂事的给晏大夫端茶递水,末了附和上一两句什么“就是”,“可不呢”,“晏叔叔说的是啊”。

本来这戏看得好好地,谁料他们家晏叔叔教训完了当朝皇子还嫌不够,转个身就一把火烧到了少阁主身上:“是什么是,你也不是什么乖乖听话的主儿!”

这枪躺的,少阁主惊得眼睛都瞪得溜儿圆,眨一眨长长的睫毛,那小脸上就剩下一个大写的懵逼,看得祁王殿下忍不住,噗嗤一声到底还是笑出来。

蔺晨少爷神色略阴郁,默默扭头看了一眼萧大皇子,忽而微微一笑,神情莫测道:“萧大哥,你我病友,理当共勉!”

萧景禹头转头看了看晏大夫的脸,又转回头来看了看蔺大少爷:“……”

呵呵,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萧景禹醒来后养了三五天,能下床走动后就带着人马上路回京,离镇那一日却没见到蔺少爷来送,萧大皇子只当自己不遵医嘱,惹得蔺少爷和晏大夫生气了,当真满心不好说的滋味,在十里长亭站了半日,眼瞅着日近午天,终于长叹一声,上了马车。

车行不到三里远,就听见里面传来萧大皇子一声惊呼:“晏大夫,你怎么在这里?”车外护卫刚要进去探个究竟,就瞧见殿下掀了车帘,神色平静无波,道:“无事,尔等无需妄动。”

打马走在一旁的某下属侧头一看,那赶车的敲着眼熟,可不正是那位蔺小少爷的仆从,叫参五还是商六来的?

正琢磨着,就听见车里传来低声谈笑之音,又想起自家似乎还欠着那客栈几十两银子未还,便只当做不见不识,低头打马。


车到金陵时,萧殿下体内的毒已然清的差不离了,那日恰好有雨,时值初夏,雨下的也不像春秋时的缠绵悱恻,反而哗啦啦的惊雷急雨,来势汹汹。 

车架驶入金陵的时候巧赶上赤焰军练完了兵,林大帅正打马归程,萧大皇子在车里还没来得及同自家姑父兼舅舅打个招呼,就眼睁睁瞧着夏日里还裹着裘衣的蔺大少爷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之势,窜到了林大帅马下,一手扯住林大帅马上的缰绳,道:“林阿爹,我可算是见到你了!”

此情此景,惊煞了一干军士,看这孩子的模样,倒像是来寻亲的,可林大帅哪有这么大的子侄辈呢,又想起这孩子刚才唤大帅“阿爹”……咿!诸将领纷纷垂首,切莫多思啊! 

而相比于坐在车里的萧景禹一脸“我真是日了鬼了”一样的惊讶表情,和晏大夫满脸“居然敢淋雨你这死孩子死孩子死孩子”的怒气勃发,林大帅倒是淡定的很。

大帅淡定的伸手把小孩子抱上马,再细心的给裹了一层蓑衣,在所有将士们“天啦撸莫非这位小公子真的是……”一样不可置信的表情里,淡定的抬手刮了刮这小子的鼻子,笑道:“你爹早给我通过信了,我原以为你们昨晚就能到呢?”

蔺小少爷笑眯眯讨好林家阿爹,连声音都是软软的,撒娇似的老可爱了,只见他仰头看着林家阿爹,糯糯道:“啊呀,林阿爹,我这不是为了给您带礼物么,要是我爹同你问起来,您可千万别告诉他呀,”末了压低声音凑在林大帅耳边,很是认真的解释道,“他要吃醋哒!”

哎哟哟,怪道老友那么喜欢这儿子呢,林大帅乐起来,点点头,与他应道:“好,不同你爹说。”

别说将士了,便是萧大皇子也惊得险些掉了下巴。

我光知道这小子会哄人,可没想到这么会哄人啊!


林大帅要带着蔺少爷回林府去,这本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老友的儿子来京城玩,他作为土生土长的金陵人理当尽一尽地主之谊,好好照顾一番,只是才刚开了个头,蔺少爷就挥手表示,不用不用,我们家在金陵城里有院子,我去那儿住的就好啦,继而又十足贴心的解释,林阿爹你和晋阳长公主住的那是公主府呢,我一介布衣不好前去打扰哒,哦哦哦,当然当然,我知道林阿爹你和晋阳阿娘都不会介意的,可架不住旁人不知道胡说嘛,我在自己家的宅子里住着也听好啦,会常去看你们哒……吓?!有个小兄弟陪我玩?!!不不不,不用啦,我自己就挺好哒,而且要吃好多药,小兄弟他要是也想吃,我可不太好解释啊对吧,哈哈哈哈!

蔺少爷好说歹说哄走了热情好客的林家阿爹,一转头还得对上围观了整个过程此时正满脸写着“好奇”和“很好奇”的祁王殿下和晏大夫。

蔺少爷忽然就觉得,心好累,感觉再也不会爱了。


当然,所谓,世事如棋,乾坤莫测。饶是当年算尽天机的蔺少爷最后也还是被天道反算计了,如此可见一般。

是以,才悠闲自在了几天的蔺晨少爷,此时此刻也只能默默在心里找个角落掀桌砸椅的要去和天道谈谈人生,末了在暗自叹一句,天意从来高难问啊~

 

彼时恰好刚过了立夏,金陵城里暑热渐起,再过段日子就可以吃西瓜了,吃之前先扔进水井里浸个一两日,再捞上来,那滋味叫一个爽啊!奈何蔺少爷的身体状况这辈子怕是没机会享受这个了,别说是在水井里呆过的,就是寻常放在太阳底下叫卖的西瓜,都没这等口服啦,在蔺少爷年幼的记忆里,当然也背着他爹和晏叔叔偷吃过两口,当时是美味至极,可惜那后果……哎,蔺少爷摇摇头,表示,往事如烟,不堪提。

咳,所以,我们还是跳过西瓜这件事儿吧,还是,来说说这专业坑大爷万万年不动摇的天意。

 

没柰何,那日午后,难得风轻云淡,晏大夫给蔺晨少爷诊过脉,颇为满意,难得竟允了蔺少爷沾两口凉面,蔺少爷很是珍惜,正捧着碗准备一点点慢慢吃,门外传来近些时日常来串门的萧大皇子的的招呼声:“阿晨,你快来,我带我七弟给你认识!”

少阁主手上一个没握住,哐当一声,青瓷小碗连着碗里那半碗凉面一起,碎在了地上。

轸七转头看自家少爷,就见少爷低头看了地上的面半晌,末了轻描淡写一句:“收了吧。”转身迈步朝院里去了。

轸七瞧着,莫名觉得自家少爷这背影,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意思。

【TBC】 

 

 

评论(25)
热度(147)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