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流光 【章二】

叮!萧. 众人心中的白月光,.好哥哥.【划掉】金鱼【划掉】.景禹,祁王殿下已上线,“这个弟弟真可爱”副本开启~

然而,这一切,和本文的CP都 并没有什么关系!这是纯纯的对弟弟的宠爱感!

以及虽然写到章二还没出现,但是本文阁主CP只有宗主!……他只是上线晚一点而已,你们相信我!

前文回顾:

【楔子】 【章一】

——正文——

章二 

蔺老爹赶到自家儿子屋舍那会儿,蔺少阁主正在打点行装,蔺老爹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和自家宝贝儿子吩咐,说:“你要出去呢,爹也不拦你,等你到了金陵,就让你林叔叔和谢叔叔给爹传个话,我知道你到了就安心啦。”

蔺少爷眨巴着一双闪亮亮的桃花眼看过去,问道:“爹,谁和你说我要去金陵啦?”

蔺老爹顿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蹙着眉上下打量自家儿子,道:“那你是要去哪儿?”

蔺晨少爷走到房里挂的地图边上,特别豪气的一挥手,道:“山河锦绣,好景如画,这天下,大可去得!”

蔺老爹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当即就有点儿斯巴达,瞪着眼睛和自家小子对视许久,扔过去一块琅琊令,道:“往二十八宿里挑几个人跟着,到了地方有熟人就让人家给你爹我来个消息,”看着小子满脸“你真是我亲爹”的表情,蔺老爹冷笑一声,又道:“你自己去和你晏叔叔说去。”然后满意的伸手掐了一把自家儿子表情呆愣愣的小脸,飘然远去。

空留下蔺少爷整个人维持着一个僵硬的表情站在屋里。

一旁仆从小声问道:“少爷,东西还收拾么?”

蔺少爷回神来,一挥衣袖,坚定道:“收,怎么不收,大不了带着晏大夫跟我一起走!” 

 

也不知道蔺少阁主施了什么妖法,反正最后还是说动了死宅属性的晏大夫,带着一起走了。蔺老爹得到消息那会儿自家儿子已经留书下山去了,当爹的也没别的法子,只能一边暗叹儿女都是债,一边和五湖四海的好友们传信:我儿子大概是叛逆期到了,死活要下山,那小子身法厉害,我拦都拦不住,你们要是遇上了,就多多关照关照啊。

好友们纷纷应诺,更有来琅琊阁见过蔺少爷的朋友们调侃,就知道你儿子早晚要爆发,早和你说了,让我们带着去玩玩,你不让啊,看罢,这会出大事儿啦~

蔺老爹怒气勃发,吹胡子瞪眼的回复,滚你们的,打着幌子要拐我儿子呢,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哈!

 

蔺晨倒是没和他爹说谎,他是真不太想去金陵,那地方血雨腥风的,他去了没几天估计就得发病,当年自己身体倍儿棒的时候还不觉得,先下想来,当年那人能在金陵城撑两年,实在不容易,只是,去还是要去的,但也等他玩够了再去呀。

是以,蔺少爷带着几个护卫和晏大夫,走南闯北的晃荡去了,盘算着先玩个够本,再去金陵。

奈何命运这东西吧,当真是不好说。

 

比如现在呢,谁料到在一条通往南楚的小道上,他蔺少阁主还能玩一把英雄救美呢。

其时正蔺少爷下了琅琊山次年的暮春,南楚的谢芳华再过半月就要开了,此时过去,最是合适不过,且还有谢芳谷里的云溪真人,向来 把蔺晨当孙子宠着不说,他大弟子食中客做得好一手甜品,一道名为芳华留的酥点,蔺少爷百吃不厌。

真是可惜了。

蔺晨少爷一手握着书卷,老气横秋的叹了一口气,实打实惋惜的真心实意,奈何他现在裹在一副小包子皮里,在如何也做不出当真深沉的样子来,只能让人觉得可爱。

现如今躺在他车里,被人在要命地方捅了两刀的大美人见了心情都好上不少,低声解释道:“对不住,我不知道车里就你一个小孩子,但我此刻若是出去,怕更要给你惹麻烦。”

蔺晨少爷从书里抬头,看了他一眼,道:“你此刻若再不止血,才真要给我惹麻烦了,”说着又想了想,点头道:“打扫车架真的很麻烦。”

大美人目瞪口呆,任一旁年轻的大夫果断出手解开他的衣服包上了伤,等到对方拉住他的手腕要诊脉的是否,才反应过来,却也只能低声道一句:“有劳。”

对了,顺带还得一提,美人是个男人。

十七八岁的如玉公子,纵狼狈亦不减其风华,玉树蒹葭一样的人物。

但蔺晨少爷才懒得看这些,他眼睁睁看着美人忽然吐出一口血,就晕过去了,那血沾到了他心爱的白虎毛毯子,黑红黑红的,实在不太好看,便又在心里叹出一口气来,扬声对车外唤道:“軫七哥,停车!”

軫七停下车架,应道:“少爷,有什么吩咐?”

蔺晨又看了那正半躺在车上的美人一眼,道:“改道,我们不去南楚了。”

軫七愣了一愣,问道:“那少爷要往哪个方向去?”

蔺晨在车里懒洋洋的喝一口晏大夫特制的药茶,叹道:“先回镇上去罢。”

 

萧景禹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傍晚,蔺晨少爷正过着厚重的狐裘,坐在一旁软榻上,透过半开的窗子,懒洋洋看着天,彼时夕阳余颓,渲染了天穹宛如西子羞得半面妆,那颜色当真好看。

见他醒了,蔺晨少爷惊喜的眼睛都亮了,道:“你终于醒了,”萧景禹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想着这位小友当真是古道热肠,就听他开心道,“看来还是我的药比较有效啊。”还未等他再有什么反应,就已然掠出几丈远去,也不知他裹着那么厚的衣裳是如何行动如此自如的,还能边笑道:“怎么样,晏叔叔,愿赌服输啊,他既然醒了,你那尊琉璃玉就送我了啊?”

隔了一会儿,另一道声音响起,道:“没准是我的药,起效慢罢了,小早儿,你怎么好意思贪功?”

蔺少爷正要反驳,一旁的娄五就道:“少爷,那位公子的亲随在楼外住了半个月了,人醒了,是不是去知会一声?”

蔺少爷点点头,又吩咐道:“娄五哥,你去和他们说,他们家主子虽然醒了,但毒还没解干净,得要在养个十天半月才行。”顿了顿,又道:“记得让他们把今日药材的帐给我结了,还有食宿费,按天算,每日十两,他们若是嫌贵,就看在他们人多的份上,给他们打个折,七两就是了。”

娄五:“可是少爷,咱们家客栈原来定的是每日二两啊,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蔺少爷理直气壮:“他们来的那天那个声势浩荡吓走了多少客人啊,让他们赔钱有什么不对?”

娄五:“……少爷说的是。”

 

蔺少爷吩咐完了,大大方方走回来,朝萧景禹道:“你也别觉得我欺负人,随便去南楚北燕四地八州的打听打听,小爷家里什么时候做过亏本买卖啊。”

萧景禹看着小孩子眉眼弯弯的样子,居然觉得很是有几分可爱,家中几个弟弟少年老成,除了景炎之外少有这般活泼性子,他想着便是一笑,问道:“这位小爷,未请教尊名?”

蔺少爷摇摇头,道:“问人前是不是应该先介绍一下自己?”

萧景禹一愣,脑子里划过诸多猜测,抬头看见小孩子干干净净的一双眸子,心里不由有些愧疚,直言道,“在下萧景禹。”

蔺少爷神色有些古怪的看了他一眼,慢慢道:“你就是萧景禹啊,我叫蔺晨,”蔺少爷眨了眨眼,才缓缓问他,“我听林家阿爹提过一个叫萧景禹的,是你罢?”

“啊?”萧景禹愣了愣,听他口气说的该是林姑父,只是从没听说林姑父认识一个这样的大小的孩子啊,可是和林姑父的儿子差不多大呢……况且刚才那个表情,姑父你到底和这孩子说了自己什么呀,萧景禹这么想着,还要在说些什么,门口传来一声招呼。

“少爷,吃药了。”

萧景禹眼睁睁看着那小子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一副“怎么又要吃药啊”的表情,一边端起仆从送来的药,一口闷了个干净。

 

那仆从不急不忙的收起药碗,顶着自家少爷期盼万分的眼神,道:“少爷,晏大夫说,少爷要吃糖,就去找他要。”

 

哎哟,但是蔺小少爷那张鼓鼓的包子脸哟,祁王殿下无论多少次回想起来,都还是觉得可爱的很。

【TBC】

 

评论(24)
热度(159)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