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流光【章一】

楔子虽然虐,但正文是欢脱的,请务必相信,作者已经忘记怎么写正剧了

【楔子】

——正文——

章一 

蔺阁主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光正好,窗外春色堪恰,燕鸣莺啼的就叨扰了懒人贪眠。

困觉的蔺阁主慢慢躺下去,正盘算着是再睡两刻钟还是三刻钟,门外就传来他爹中气十足招呼声:“儿砸,醒了没?早餐有云片糕和八宝粥呢!”

蔺阁主吓得人都要傻了,他爹就从来没待他这么温柔和蔼过啊,当年那一脸嫌弃的表情哟,他每次见了都想抱着他爹的腿哭着问个明白,爹,我知道我不是你亲生的,你就告诉我吧,我亲爹到底是谁!哪怕我亲生父亲是林叔叔呢,我也抗得住的!

幸好他没真的这么说过,否则必是免不了一顿胖揍的。

 

嗨,你别说,这死后的福利还真不错哈。

蔺阁主躺在床上一个人傻乐,乐着乐着又有点小担忧。

哎,也不知我拿命换不换得回长苏哟。

不过,蔺阁主向来并不是个纠结的人,换都换了,那么多年准备都为了这一天呢,也好。

蔺阁主这么想着,闻着云片糕香甜的味道,就睁开眼睛了。

蔺少爷后来仔细想过,这是他犯的第一个错误。

 

因为一睁眼,就看见他爹那副还算是俊朗风流的脸,面上神色就是一个大写的宠,手上还端着云片糕。

卧槽,这一定不是我爹啊!

忽然发现自家爹爹有个孪生兄弟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蔺少爷惊慌之下,便犯了第二个错误。 

他一侧身,想要下榻,继而脑子一疼,就又晕过去了。

蔺老爹吓得连云片糕都丢了,赶紧过去扶住儿子,又是切脉又是探息的,半天也没看出儿子这次又是怎么了,急的险些就又要去翻医书。

 

蔺少爷就这时候再次醒过来了。

醒过来的蔺少爷此时此刻内心里就是一个大写的撸逼!满脑子刷屏一样的“呵呵哒”都不足以表达少阁主这种自作孽不可活的复杂心情。

他以为天地坦荡,大道无情,万万没想到,自己被坑了!被天道给坑了!

蔺少爷此时此刻简直想要扬手指天,怒骂一句,天道你大爷的心机女表!

那本古册所记载的阵法,的确可以救人,却不单单是一命换一命,而是所谓转命之阵!当然,这本来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可谁料到,那定阵的玉珏染血后内里隐藏的阵法就被打通,带着蔺少爷一缕未散的神魂溯洄流光,一梦黄粱廿载,那枚玉珏自然也就在此后碎得干干净净了。

若真如此,其实本也不错,可架不住蔺少爷之前换命之阵,梅长苏当年的命数就是他现在的命数,体弱多病,不能习武之类还好说,可怜蔺少爷明明未中过火寒之毒,但身子还是怕凉又畏热,再早些时候,三九三伏的时候稍不注意就能病掉半条命去,躺在床上不养个十天半个月是断然起不来身的,幸好之前已然抵了天道一条命,是以终归不必如当年长苏一般活不过四十之数了。

 

蔺少爷愁眉苦脸的端着药灌下去,喝完刚放下碗又看见他爹笑咪咪的递出一碟子麦芽糖来哄他,蔺少爷暗自长叹一声,忽然就觉得,心好累。

 

心好累的蔺少爷决定,去逛逛琅琊阁的书库吧,说不准有什么不必内力也可练习的武学呢,好歹也得把轻功学好了,不然这幅多愁多病身,打不过跑的也得快啊,否则怕是活命都难呢。

能活着,谁都不想死,这条命蔺少爷还是很珍惜的。

 

是以今年晏大夫又来看蔺少爷的时候,就瞧见琅琊阁的这位少阁主腾转挪移得在山上各大阵法里满地乱跑,彼时还算是青年才俊的名医差点给这位爷吓得半死,冲上去把了脉,倒也并没有什么大事儿,只是这几天大概是跑的多了,身上还是有些虚。

蔺少爷被晏大夫好一通唠叨,对着这位日后敢朝天子吼三吼的神医,饶是性情活泼如少阁主,也是不敢在看病的时候被反驳的,只能低着头乖乖的听话,也甭管心里嘀咕的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还是暗自感叹“哎呀呀,没想到我蔺晨也有这样一天”,面上都是一副乖巧模样,早在少阁主的身子还没这么糟心的上辈子,他就练就了一套表里不一的神功,此刻耳边飘着晏大夫的碎碎念,心里想着阁中之前还没看完的那些子孤本这会儿可以去翻翻应该还在,等着晏大夫念的差不多了,蔺少阁主就掐着点儿递杯茶上去,笑眯眯的和人招呼:“晏叔叔好。”

那个乖巧可爱哟,要不是人亲爹还看着,晏大夫都要动心把这小家伙拐带走了。

 

蔺老爹面对如此危机,毫不在乎的抚一抚发鬓。

呵呵,就晏大夫那个直肠子,看罢,又被我家小早儿给坑蒙拐骗的糊弄过去了。

当然,彼时的蔺老爹还没料到,他们家小早儿何止是坑坑外人就算了,他连亲爹都敢坑呢!

唔,小早儿是蔺晨的小字,当然,像这种黑历史,蔺少阁主总是甚少拿出来和人说的,所以除了他爹和几个同辈,后来也没谁还能知道这件事儿了。

蔺少阁主表示,过往如烟云,聚过则散了罢,若想和我亲近,唤表字也可啊。

当然,现在的蔺少阁主,正在这段烟云过往里,短期内,还散不了。

 

就这么得,蔺少爷在琅琊阁上安安分分看书修习了两年多,把之前还没来得及看完的一些阵法玄学之类的书籍给补上了,转头就去找他爹说要下山去。

把他老爹给惊的一把抱住儿子,哭天抢地哟,“儿啊,你有什么不满你就说啊,你说出来爹就改啊,你哪儿想不开要下山呀,山下都是一群奇奇怪怪的生物,老恐怖了,儿砸你听爹的,别去了。”

“哦,”年岁才刚刚十一的小包子扬起一张虽然血色不足但仍然可以算的上是白嫩嫩小脸儿,睁着水汪汪的的一双眼睛看着他爹,先是乖巧的点点头,而后忽然吐着舌头做了个鬼脸,道,“爹,我知道了,等下回林叔叔再给你写信的时候,我就告诉他,爹你说他是奇奇怪怪的生物,还嫌他恐怖。”

蔺老爹:“……!!!”

刚要说话,又瞧见自家儿子特别懂事的笑道:“啊呀,爹,我和你开玩笑哒,我知道不放心我,我不去啦!”末了抿一抿唇,低下头去想了想,又说,“爹,那我回去看书啦。”转身一点点慢慢往门口走。

蔺老爹看看自家宝贝儿子那落寞孤单的小身影,再想想刚才儿子看他时候那渴望的闪亮亮的小眼神儿,瞬间就松口了:“等你的轻身功法和暗器功夫都练至大成,就准你下山。”

接着他儿子转过身来眼睛亮闪闪的,说:“爹,既然这样,那我去收拾东西去啦。”

蔺老爹目瞪口呆,伸手想要一把搙住自家小子问个明白,就眼睁睁看着儿子一个转身闪过他的手,左右晃这就给自家亲爹绕两三个困人的阵法来,转头眼一晃就没了踪影。

得了,什么也不用问了,蔺老爹欲哭无泪,早知道儿子这么有本事,他就该说不至臻化境不准下山,没准还能拦上几年呢。

 

【TBC】


评论(41)
热度(260)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