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身【大秦娱乐圈帝国】 番外 话当年 15

涉及军师联盟CP懿丕懿。

本文中所有灵感皆来自历史,电视剧,和群讨论,LO主不背这个锅!

啊,元白诗真的,特别好嗑!

百年身 前文回顾: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番外 话当年 前文回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正文——

 

别的事情暂且不提,反正秦庶和子桓俩位影帝是愉快轻松地研究元白诗去了。

要说元稹和白居易,那是一对唐朝著名的好基友,哦,不,好知己。主要人家好知己好的很专一,不像那个李太白,勾搭了一圈男男女女,什么#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什么#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什么#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哦,对,还有个叫杜子美的朋友,天天有事没事梦李白,一首诗从“凉风起天末”写到“投诗赠汨罗”,李太白要去的地方都从秦川改湘楚了他一首诗还没寄出去。

咳,扯得远了,我们还是先来说说元白。

这俩人关系好,从当年同门为校书郎相识起,往后多年分别各地,诗词往来,相忆相念之情跃然诗上,看看人家动辄一百多句的唱和诗,如今翻来,都不好意思说这叫纸短情长,人家纸费得可真不短。

其实一扯这俩人,两位文学大佬首先就想搞唱和诗,但真是太长了,这俩人动辄和个一两百句的,一首曲子最多五分多钟,都唱不了几首。

况且,唱和诗只能体现默契,要说感情深厚,还是得翻那么多年的往来信件。

两位大佬玩得老开心了。

 

自从目睹了两位大佬间忘乎所以的文学交流,以及背后就要冒黑气了的张子和司马先生,稷总就不常去叨扰两位创作了,以至于当他驷哥抱着箜篌旁边曹子桓抱着琵琶,俩调着音对着调子的时候,非常震惊。

他朝着嬴驷的琴就扑了过去,惊讶之情溢于言表:“驷哥,你啥时候会的这玩意儿啊,我还以为你就会吹箫呢!”

嬴驷被他一个惊吓,差点要绷断了一根弦,先把箜篌放下,深呼吸了两下,才抬手摸了摸稷儿的头,道:“你只是没有点亮咱家一脉相承的音乐天赋而已,弄玉姑祖会原谅你的,乖,一边吃糖去。”

说着就顺手往他嘴里塞了一颗牛轧糖。

 

等稷总再回神,这俩大佬已经开始搞一对一小班陕西话与洛阳音互补教学去了。

嬴稷想了想,又看了看在一旁默默围观黑化中的张子和司马先生,还是去啃牛轧糖去了。

谁让今天白大哥没来呢。

 

黑化的臣子们安抚起来倒是很容易,主公们握握手给个爱的抱抱,立马怨气全消活力满满。

曹子桓还给他家仲达喂了一颗葡萄,宣王该满足了。

如果不是对比看见嬴驷正在和他家上辈子的相国大人玩的方式的话。

 

一贯从来没在乎过脸的老秦王正在拉着他家的张小哥哥尝试一个最近网上非常火的段子。

“小哥哥,小哥哥,我送你个东西你要么?”

张小哥哥不得不忍者笑配合的做出茫然的表情:“什么?”

嬴驷先生放飞自我,眨着眼睛看小哥哥:“我,你要么?”

还没等小哥哥答复,嬴驷先生就终于绷不住表情,笑倒在他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哥哥的怀里。

张先生还不忘先把人抱住,边笑边表示:“要的呀。”

 

喵了个咪的,白大哥没来的稷总表示,这波狗粮太恶劣了,我不吃!

于是稷总转头看另一边的两个。

 

吃了子桓喂得葡萄的司马先生非常满足,甚至答应陪他家子桓也玩一把。

然后司马先生就抱着琵琶唱了起来。

最新的网络流行曲目《纸短情长》。

“怎么会爱上了他,并决定跟他回家,放弃了我的所有我的一切无所谓,纸短情长啊,诉不完一世牵挂,今生的故事还是关于你啊。”

曹先生非常配合的以全程迷弟状态给心上人打call。

 

……

稷总觉得他不应该在这里,他就该回公司去找他家CEO先生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终于到了录制当天,稷总看着两位穿着唐代流行服饰的美男子们一个拎着箜篌,一个提着琵琶的姿势,隐隐生出了一种十分不详的预感。

 

前面的主持人正诵读着诗。

 

“《梦微之》,唐,白居易。”

“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

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阳草树八回秋。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不。”

 

“掌声有请经典传唱人!”

 

——TBC——

评论(8)
热度(34)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