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路归家【巍澜衍生 末世AU】 02

人物属于巍澜及其衍生影视剧及原著,脑洞和OOC属于我和我的另一群病友

LO主脑洞清奇,随时有弃坑可能,内含部分局脸水仙CP,后文部分情节涉及韩沉X白锦曦BG向内容,阅读前请谨慎

内含CP如下:孙如柏X冯庸,迟瑞X罗勤耕,罗浮生X杨修贤,蒙少晖X陈骁,何开心X牧歌,沈面面X岑子默,樊伟X冯豆子,齐衡X曹光,巍澜


—正文—

02

要不是迟瑞对冯庸太过了解,就冲人对着他这副难得矜持的态度,都险些要让人误会他看上罗浮生了。迟瑞当然没有,他太清楚冯庸这副自矜模样里的那几分得意炫耀了,这个早就从别处得了消息的小子只是拿出一副骄傲姿态来等他夸几句好听的而已。迟瑞摇摇头,想起那个长得好看身手更好看的新兵蛋子拿了训练第一,明明高兴的要一蹦三尺高却偏偏又要摆出一副自持的样子,和眼前人的姿态如出一辙。

迟军长略一思量,合理的怀疑起了他家老五是被一个带着十八岁儿子的老男人给骗了去的可能性。

赶巧了,今天迟军长的副官请了假,他从新兵营提溜了个人跟着,恰是那个罗浮生。想了想,迟军长还是把人给招进来了。

 

罗浮生进病房的时候挺懵逼,迟军长来探望的病人要见他,他想了一圈儿也没想明白这怎么个事儿,偏偏一进门,瞧见了冯庸。

 

他和冯庸自然是认识的。

 

两年前,冯家老爷子去世,冯庸就从军中退了。那会儿第四军军长的位置正空着,数他和迟瑞呼声最高,他沾着老爷子的背景人脉,还要比他四哥能出任的可能性更高一筹,正是最鲜花着锦的时候。这一出激流勇退,多少人都好奇的很,不堪的话传得难听,冯庸倒也没显出什么在乎的意思,守过老爷子头七,他转头就散尽家私,建立了末世十余年来,第一座愿意面向公众开放并公开展示成果的科研,冯庸科研所。

他不缺钱,也不缺物,但他缺人才。

特别是像罗浮生的父亲那样的人才。

罗浮生的父亲,罗勤耕,师从当年鼎鼎有名的人类基因进化论大师艾其阿乐齐.胡曼力迪(Archeology. Humanity)先生。早些年老先生也曾被尊为上人,后来却又忽然被打落成欺世盗名之辈,罗勤耕是胡曼力迪先生最后的一个徒弟,是他在落魄之后收的。

大师去的好歹安详,冯公子早年有幸,也曾听过他的课,很是敬佩,若说大师是欺世之辈,他断是不信的。冯庸科研所建成后,他本想来请大师出山指点,却只赶上最后一面。

也是那一回,冯庸头一次见到罗家这对父子。

 

那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天边有云,平静无风。

冯庸寻到人的时候,这位大师住的不差,并没有世人所猜测的那样凄凉可怜,二层的小洋楼在基地边缘上青青翠翠的很是有几分招人,胡曼力迪先生惯来不是个为别人为难自己个儿的,研究做不下去虽然有些郁结,但日子过得还好。

只是人总也逃不开死神的。

 

冯庸被电子管家带着进门的时候,老先生正躺在草坪上晒太阳,先生末世前是B国的贵族,享乐的行家,如今也不逞多让。

老先生听见声音,就坐起身来,朝他笑一笑,道:“冯,来,我请你喝茶。”

下午三点,按老先生当年的习惯,红茶要热伯爵,兑奶,加糖,还得配上做工精致小巧的甜品,装在三层的点心碟里,在如今这世道,可谓奢华。

冯公子出身勋贵阀门,少年时正撞上末世开篇,本不是个雅士,但幸好正经起来姿仪颇佳,装一装样子也使得,便陪着老先生喝了一刻钟下午茶。门口传来一阵极欢快的脚步声来的时候,他正将喝下最后一口伯爵茶的杯子落下,顺势起身看去,门口的少年如炮弹一样低着头冲进来,没留意与冯公子撞了个满怀。

冯庸堪堪把少年扶住,就听见一把清润温和的声音传过来,字正腔圆的叱责道:“罗浮生,你又乱跑。”

冯庸顺着声音抬头朝人望去的时候,撞在他怀里那个叫罗浮生的小子一把扯住他的手往他身后一躲,在从他腰后探出头来,道:“爹,你看,师公又要给你介绍新的对象了,不过这个好看,我觉得可以。”

就这么地,冯庸认识了罗浮生和他爹罗勤耕。

 

在冯庸解释清楚自己并非罗勤耕的相亲对象,而只是来探望他师公之后,罗浮生失落了很是有几个小时。到傍晚冯庸告辞的时候,已经与罗勤耕说定了去科研所的事宜,彼此交换了光脑号码。

夜半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雨,酸性雨,腐蚀性强的那种,刺刺拉拉的落在宅子上空的防护罩上,吵得冯庸睡不着,起身时心绪正不安宁,低头扫一眼光脑,正看见一条最新信息。

先生走了。

00:21,来自罗勤耕。

 

凌晨一点,冯庸顶着一场腐蚀性极强的酸性雨,赶了过去。

 

当然,这样要命的事,是断不敢让几个兄长知道的,尤其是迟瑞哥。

幸好那段时间军部事情也多,三哥岑子默和四哥迟瑞分身乏术,二哥樊伟当时远在C基地谈一笔大单,大哥赵云澜刚刚接手龙城基地更是忙的脱不开身,冯小五因此躲过一劫。

 

那段最不易的时间熬过去,冯庸科研所在龙城基地刚立稳,罗浮生的叛逆期到了。

罗浮生继承了他爹优良的基因,长得很是好看,脑子也好使,性子却野得很,和他看起来就性情温静的爹,全然不是一个路数,叛逆起来,画风也很是清奇。

他跑到他爹面前,郑重宣布:“我要闹了。”

正巧,那会儿他小五叔叔也在。

罗浮生活了17年,头一遭叛逆,结果被他一直以为斯文优雅的小五叔叔骂着“小兔崽子”像揍沙包一样扔在地上好一顿教训,还让了一只手,叛逆少年从此再也不肯乖乖巧巧的喊人小五叔叔了,改口拖长了调子喊他“老冯”。

隔年十八岁生日一过,小兔崽子异能稳定下来,立马就瞒着他爹和老冯去参军去了。


此刻,罗浮生推门而入,看见冯庸的时候,整个人都懵逼了。

年轻的新兵蛋子瞪大了眼睛,惊呼带着担忧脱口而出:“老冯,你怎么啦?”

“我没事,”冯庸好脾气的笑一笑,眉目和蔼得他四哥都没眼看,只瞧着他家小五用一副训儿子的语气道,“你自己跑出来也不和你爹说一声,知不知道他有多担心?”

罗浮生撇撇嘴,嘟嘟囔囔着小声叨咕了几句什么,被他小五叔叔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就摸着脑袋不吱声了。

完了,迟瑞在心里摇头,他五弟这不但被个带着儿子的老男人套牢了,看这架势还帮人带儿子带的挺起劲啊。

他这么想着,就听见一把温润的声音带着几分急切与愤怒的在他身后响起:“罗浮生,你长本事了,去参军都敢瞒着你爹我了!”

迟军长转头去看,声音的主人站在光影交迭处,眉是远山目是天星,朝他看来得时候,迟瑞只觉得世事烦躁都在瞬间寂静,只有他自己的心跳,一声响过一声的急切动听。

——TBC——


 

评论(10)
热度(22)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