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 大秦美食帝国【腊八-1】

今日腊八,该喝粥。

有时候想想,剩下能写的大秦熟人也没几个了,是故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继续写,反正我王的部分我都写了,写得真心实意,剩下的也并不需要在意。

不如直接说说我秦罢,老子所谓,治大国如烹小鲜,大抵如是。

腊八粥就讲究着也可以玩,最挑剔的时候便极尽豪奢,若依照《燕京岁时记》载,一碗考究的腊八粥,光是混合做的粥底就用尽了好料子,黄米,白米,江米,小米,菱角米,合着栗子,红豆,枣泥,洗米要用滤过的水,枣泥要去皮退核,当然,各种料子的火候用时具有不同,因此下锅的时间顺序便格外重要,此外还要点染,添上桃仁,杏仁,瓜子,花生,榛穰,松子,白糖,红糖,葡萄干。奢侈又讲究。

原谅我将这么讲究又奢侈的货色写得如此干瘪无味,首先,我不爱花生,我吃过的所有花生类的甜品里只有厦门黄则和铺子里的花生汤尚可入口,其余的甜口花生,与我便宛如噩梦一般。但这并不是我对着一碗讲究的腊八粥爱不起来的原因,我不爱他,更多的是烦他料多。

便如大秦吧。

孝公那会儿熬的是白粥,白粥寡淡,但清淡也有清淡得好,什么事儿都来的简单直白,也好,但太寡淡的粥也容易遭人嫌弃,商君就给他加了一把红豆。

是的,红豆,我至今都认为,一碗真正好喝的腊八粥的精髓,就在这一把红豆上。我对红豆粥的印象极好,大概是来源于少时的偏好,我真的是爱极了豆沙的口感。红豆粥里放的自然不是豆沙,但我第一次吃这碗粥,舀起过一颗没有被煮的爆浆的红豆,并不像生的那样坚硬,几乎是牙一碰上去,那颗豆子的皮就破了,里面是绵软的豆沙,混着熬得粘稠的白粥,可谓绝配。

红豆粥最好还是甜的。我很难想象一碗咸的红豆粥或是吃红豆粥配小菜的可怕景象,所以它最好是甜的。我的王上嬴驷拉着他的相国张仪,给它撒了一把糖。他们把用量调控的那样精准,以至于这碗粥慢慢熬煮着便生出诱人的甜香。自然,他们也商量过要用什么样的调料煮粥,大概也考虑过蜜糖或者冰糖,但最终,还是只撒了一把最普通的白砂糖。也许是因为秦国还是没什么钱罢,然而这一把白砂糖撒的那样好,用料刚好合适,恰如其分,教人艳羡。

【未完,不知有没有续】

【祝大家腊八节快乐】

评论(11)
热度(47)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