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大秦美食帝国(一个小段子)

原来人在真的饿了的时候是想不到太多事儿,比如现在饿疯了的我,满心满意就只是想吃包子,最好不要汤包,等凉太费时间,也不要甜口的豆沙流沙奶黄包,甜食并不是一个人饥饿时的首选。
我想要一个大大的梅菜扣肉馅的包子,梅菜要咸一点的,但不能老,老了的梅菜就不爽脆了,肉馅并不要多,也不要和纯肉包一样堆成了一大块的肉团,它们应该松散在棕黑色的梅干菜里,带着点轻薄的油脂,和干瘦吸油的梅菜一起混合成一道绝好的美味。
当然,皮也重要,包子的皮不能太薄,我总是觉得汤包不算包子总是有原因的,也不能太厚,太厚也就不如去吃一碗白生生的蒸馒头。一只好吃的包子要有发酵的恰到好处的面团揉搓成最松软又最韧道的面皮才能算得上等。
而我,则希望能捧着包子幸福的咬上一口,然后叹一句,真像我王啊!
一点不违心!

评论(8)
热度(29)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