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前燕【大秦潜规则帝国】01

现代AU
套路太深作者已弃疗!

文案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正文——
白起决定要和赵昭结束这段关系的那一日,正是仲秋。他回公寓时天月正圆,明晃晃的挂在天上,亮的好像一个特大号的玉盘。
他站在公寓门外,门里飘出好闻的酥香,他想起早上出门前赵昭说要烤苏式月饼来应景时,年轻人弯弯的眉眼带笑,好看的让人舍不得放手。
他站在门口再吸了一口酥饼的香气,按响了门铃。

等了一会屋里传来年轻人急匆匆的脚步,开门的人穿着成套的格子居家服,短发支棱着,脸上身上无可避免的沾了面粉与酥香,眨着眼看他的样子充满了惊喜——毕竟之前的节日白起少有空闲陪他的,他也并没料到人会来。
对着这样的一双眼睛,便是圈子里以“人屠”著称的白总,也不由得心里软上一软。
赵昭看了看他,仰头啄一口白起的唇,急匆匆往厨房里赶,边道:“白先生你等等,月饼烤好啦,你拿一些!”又怕他不答应,急急补充道,“你放心,阿庶帮我一起烤的。”
白起这才看见赵昭的好友秦庶也在,愣了一愣,与秦庶略一点头,人就被赵昭抓回厨房去了。
秦庶是个文艺小青年,听说是靠写文为生的,也不知和赵昭是如何认识的,只是关系极好,赵昭现如今会做的家常菜,大半都是他教的。
白起见赵昭拉着人这样急匆匆的又跑回厨房,便不由得叹出口气起来,换了鞋子再走过去。
换鞋子的时候他又想起,最早有些时候他嫌麻烦,是懒得换鞋的,有时候只是来坐一坐,就算有拖鞋也不乐意折腾,赵昭遍气鼓鼓的瞪他,那样的年轻人,便是生气也不太会,只知道反复对他说换鞋子舒服打扫也方便,潜移默化的,不知那一日起,他也习惯了。
这么好的人呐,白起愣愣的想,不该毁在他手上。

白起坐了一会儿才起身,顺手拿起一杯温水,喝了一口才想起来,这也是赵昭的习惯,他不喜欢和咖啡,茶只在早上喝,来见赵昭多半是晚上,赵昭总是觉得冷水喝多了伤肠胃,就调了温水,还给他订了个画了猫咪的马克杯,后来有次争执不小心摔碎了,他足足哄了赵昭一星期,才把人哄好,后来赵昭又给他买了一个,纯白的,不过没有画猫了。

他放下水杯,又想了想,才站起身走到厨房门边上,慢慢道:“赵昭,我们结束关系吧?”
赵昭的苏式月饼还在烤箱里,闻言转头看他,怔了一会儿,道:“白先生,你说什么?”
白起说完分手才想起来秦庶也在,但话一出口,也只能继续,便深深呼出一口气,道:“我们的包养关系到此为止吧,房子留给你了,毕竟买的时候签的是你的名字,之前你的几个影视合同也不会作废,代言到截止日期之前都不会变的,”他想伸手摸一摸赵昭的头,又不敢,只能叹气,“你是个好演员,不该因为我耽误了自己,我走了,你多保重。”
隔了一会儿从厨房里出来的是秦庶,文艺小青年倒是没以赵昭好友的身份揍他一顿,只面色冷淡点一点头,看白起欲言又止了几回,终还是走了。

门关上的时候空气都安静了,三分钟之后,确定白起不会回来了,秦庶慢吞吞的回厨房去看月饼,才刚一进去,就忍不住大笑出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稷儿你的月饼要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不笑了我不笑了你小心点…”
端着月饼的男人迈出厨房,后面还跟着满脸不开心的赵昭,哦,不,该叫他另一个名字,真名,嬴稷。
嬴稷满脸郁闷的看着正在打包月饼的男人,想了很久,才反应过来问他:“驷哥你拿月饼干嘛,我就剩这个聊以慰籍了…”
秦庶,哦,我们更乐意叫他嬴驷,嬴驷从手里挑了个苏式流沙月饼抵到他嘴边,赢稷一口咬下去,满足的叹气,酥脆的外壳,温热的豆沙安抚了嬴稷,甜品总是最方便疗伤的,酥壳里带着奶油的香甜味,和甜豆沙混合出一种几乎惊奇的幸福感来,愈发让食者心安。

可惜了,赢稷又一次不无遗憾地想,要不是我太爱白先生了,我一定要把驷哥追到手。

再抬头嬴驷已经打包好了一盒月饼。
最后摸了一把嬴稷的头,嬴驷提着月饼走了。

出了门的嬴驷取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声音有点兴奋过头,道:“张先生,好消息,我卡了半个月的文有灵感了,我们让俩个主角分手吧!”
——TBC——


评论(30)
热度(75)
  1. 备份后花园一别经年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