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身【大秦娱乐圈帝国】 番外 话当年 10

涉及军师联盟CP懿丕懿。

本文中所有灵感皆来自历史,电视剧,和群讨论。

今天这章更新……啊,让LO主站一分钟邪教好不好,就一分钟!我发4!

百年身 前文回顾: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番外 话当年 前文回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正文——

难得张仪有说了话就恨不得咬断舌头的时候,更少见这样的时候,司马懿竟也没有看准机会怼上两句。

实在是此时此刻,百口莫辩。

虽然司马宣王大概要跟张子打一架的心都有了,往死里揍的那种。

 

场面一时有些让人心慌的安静。

到底张子刚刚才被嬴驷用台词吓了一回,心下要更无措些,只伸过手去把嬴驷的手攒在自己掌中,才开口唤道:“阿驷……”

嬴驷转头看他,眉目都还柔和,许久以后才叹出一口气来,问道:“莫非我当年待先生不好么,先生怎么,总要想着抵命呢?”

张先生隐隐觉得药丸,一时口舌难张,结结巴巴半天,艰难的说出一句:“我我我我……我没说……”

张子药丸,纯的,好用。

 

曹子桓于是把眼神收回来,投到了刚刚一直在心理暗搓搓盼着张先生能有计策的司马先生身上,司马先生伸过手去,和曹先生十指相扣,又盯着勾在一起的两只手,想了好一会才敢开口,道:“子桓……”

后面的话被曹丕堵了回去,文帝陛下也低头看扣在一起的手,道:“先生当年说你的命是丕的,我只当先生是表白心意,心里无限欢喜,想来也蠢得很?”

司马先生半个字也吐不出来,他连和张子一样辩解自己没说都不行,只能更加艰难的纠结了半天,道:“我我我我……我没有……”

宣王药丸,药效可能更快哟~

 

本着天塌下来高个子顶着,如果对方不够高,就先把对方拔高的想法,张先生开口了,毕竟死道友不死贫道,是故他道:“宣王的表白功力如此高端,是在下输了。”

司马先生才不怕他,他们家公子左右没甩开他的手,那半斤八两谁怕谁来,:“子桓你信我我真的没这个意思,要我说魏相第一反应便是如此,想来心中所念,已是人尽皆知。”

表白谁不会呢,张子昔年也是舌战六国的人物,王上此刻就在他身边,手还被他攒在手里呢,他才不惧:“阿驷,你信我,宣王的想法昭然若揭,我当年却是说过,想着阿驷应该舍不得让我死的。”

 

曹丕和嬴驷齐齐叹出口气来。

宣王还要在怼张子的话,就卡在半道了。

嬴驷眨了眨眼,道:“好歹宣王一世魏臣,二辞九锡,子桓你就知足罢。”

曹丕轻笑一声,道:“张子昔年去魏,心中犹念秦国,阿驷,知足才好长乐。”

司马先生和张先生一个字都不敢说。

 

曹丕到是又笑起来,目中盈盈有秋水,与嬴驷玩笑道:“毕竟,你秦,虎狼之国。”

嬴驷听了也笑起来,眉眼弯弯,明晃晃的星河摇落,道:“终究,文帝,阴刻之君。”又想了想,低头看看剧本,道,“好歹比稷儿好些。”

曹丕被他带走了思绪,也低头去看剧本,想了想,道:“是啊,终究比昭襄王好些。”

 

场面一时松快起来,其他几个主创到底也都跟着松了口气。

哦,不,稷总并没有。

稷总扑上去,趁着驷哥不备抱住了他驷哥的腰,头十分自然的贴在他驷哥肩上,声音委屈的要命,道:“驷哥你变了驷哥,自从你认识了这个姓曹的男人,你就对我再也每个好脸色了,我到底哪里不如他,他不就是会写诗嘛,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成霜,”他抬起头来愤愤的哼了一声,道,“驷哥你说,你到底要我还是要他?”

嬴驷很是深沉的叹出一口气来,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看着还蹭在他肩上的嬴稷,十分用力的演出了一个渣男应有的风采,道:“稷总,我和曹先生是诗文知己,你误会了。”

再看曹先生?哦,曹先生正配合着扮演真爱白莲花,用十二分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嬴驷,满脸的不悔情真不悔痴。

稷总吓坏了,转头就扑进自家CEO怀里:“嘤嘤嘤,白大哥,驷哥自从认识了曹先生,真的可怕了很多!”

白起能怎么办呢,只能一手拍着稷总的背哄他了。

 

拍白起自裁那场戏的时候,稷总和CEO都在边上看。稷总身上不自主的有点抖,被白起半抱着才好些,到是CEO本人没什么忌讳的,只不舍得看稷总这样子,一遍遍在稷总耳边说些笑话逗他。

 

秋风萧瑟,草木摇落。

昔年为秦征战的武安君,终究是老了,白发苍苍,面上也生了白须,穿着一身素色的衣裳,站在廊下等人。

等应侯,范雎。

范相终究要年轻些,此时尚且是乌发冠成,卿相白衣的好年纪,水秀山青一般的眉目,却到底带着一身世事沧桑,倦意深深。

 

廊下的秋风起,白色的玉簪花飘落在白起肩头,被范雎一手拂去,却听他道:“武安君怎么好像伍子胥过韶关一样,一夜白头。”

他声音温柔低沉,透着些微喑哑。

白起却笑起来,看着范雎,道:“应侯啊,这世上,哪有不老之人呐。”

范雎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武安君可有话,要我带给王上?”

“有的,烦请应侯转告”白起点点头,神色真挚,道,“白起追随王上近五十载,确有建功立业之图,却从无背叛王上之心,”白将军一诺千钧,仍是掷地有声,道,“此生此世没有,永生永世,白起,也绝不会有。”

范雎的手微微一颤,却又缩在大袖里,几乎教人察觉不出,开口时声音更哑了一些:“武安君说的什么笑话,”他低眉垂首看向白起,眼中却宛若群星摇落,“此生此世都已荒废,还谈什么永生永世。”

白起到笑起来,他看着范雎的神色平和,笑意也温柔好看,只是摇头,道:“不曾荒废,”他顿了顿,道“此生得遇应侯,相辅相佐与王上,同扫六国之兵,有生之年,得见秦国今日之强盛,白起,死而无憾。”

范雎微微阖了阖眼,倾身一礼,道:“武安君请罢。”

侍者奉剑而上,白起接过,欲要动手,边上却冲过来个小丫头,口里嚷嚷着“爷爷”,范雎动作极快,伸臂便拦住了要扑过去的小丫头。

这是白仲的女儿,白起的孙女了。

范雎的手稳稳挡着小丫头,俯下身来看她,道:“你不过去,我不过去,你不看,我不看,”他伸手将小丫头裹在大袖里,遮着丫头的眼睛,又站起身,如所诺般转过身去看秋日还在枝头飘摇的玉簪花。

血溅到白玉色的花瓣上的时候,他松手,那小孩子就跑回站在白起身边的白仲的怀里,呜呜咽咽的嚎啕大哭起来。

他隔着廊亭,朝白仲微微一颔首,走了。

 

懵逼和CEO和懵逼的稷总抱着彼此,完全不明白这段唯美的画面是怎么个情况,更有先见的范编剧今天索性告假。

唔,干的漂亮。

甘导这么想着,边靠在他心上人怀里,咬了两口点心。                

——TBC——



评论(26)
热度(62)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