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身【大秦娱乐圈帝国】 番外 话当年 4

涉及军师联盟CP懿丕懿。

本文中所有灵感皆来自历史和群讨论。

同情荡儿一秒。

百年身 前文回顾: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番外 话当年 前文回顾: 01 02 03

——正文——

《秦昭襄王》的拍摄基本还是符合事实的,往往戏里白起说出什么撩人的台词,稷总还要回去让他们家CEO念一遍给他听,白起本不是个会说情话的人,但照着学还是会的,是以稷总这段日子以来兴致高昂,直到这一天。

 

这一场是夜戏,大概是嬴稷不愿迎娶楚国女子为后,又反抗不了母后,大婚之夜跑去找白起的段子。

稷总从甘导开始讲戏那会儿起就闭上了嘴,一句话都不敢说,他驷哥正穿着白色的标准秦相服饰,十分冷静的站在一旁等下一场夜戏。

嗯,对,嬴稷和范雎还有一场夜戏,甘大导演也放到今晚来拍了。

甘导放飞自我以后,稷总头一次感受到了人生的绝望。

而要饰演嬴稷的嬴荡先生?哦,他从看到修改过的剧本起,就已经绝望了,但他是个敬业的好演员,所以他上场了。

当然,上场之前,他转头看向嬴驷,非常认真的解释,道:“驷哥,我只是个演员,这是稷儿的故事。”

稷总撑不住,在边上小声嘟囔了一句:“我也没干过这种事儿啊。”

彼时嬴驷正穿着范雎的卿相白衣,低头看剧本,一手被张仪握在手里,此刻随口安慰嬴荡,道:“对,你放心,你们俩干得事儿我还是分得清的,”嬴驷先生从剧本里抬起视线看人,真心实意,“举鼎绝膑的才是我大秦的武王,我知道的。”

嬴荡默默闭上了嘴,转身跑的飞快。

嬴驷都不看站在另一边的稷总,只垂下头又去看剧本去了。

 

另一边,司马懿正默默看着他马上就要上场的心上人,曹丕穿着一件素色的衣裳,见他看着自己,边顺手捻了一颗提子,想了想,到底没舍得喂给他家先生,自己吃了下去。

司马仲达眨了眨眼,拉着他公子的手,商量道:“公子,真的要这么演啊?”

曹丕吃着提子呢,可开心了,顺手喂了他家先生一口芒果,笑的眉眼弯弯,道:“恩,这段是我写的呢,先生留下来看看可好?”

司马仲达倒是想说不好呢,看看他们家公子那眼睛一眨又一眨,他就说不出话来了。

啊,这痛并快乐着的美人计。

司马懿看着上场去了的曹丕,很是后悔的感慨。

 

而此刻戏里,穿着婚服的嬴稷夜访白起府上,白起倒了热茶相迎。

嬴稷却没有心情喝茶,他盯着白起的脸看了一会儿,道:“母亲和二舅让我迎楚国女为后,我不想娶她,我不想听着太后和穰侯的话,乖乖坐在王位上。”

白起低头看着茶,不说话。

嬴稷烦的厉害,想了想,又站起身来,转了两圈,忽然转头看向白起,道:“白大哥,我若不做这秦王了,你可敢不敢跟我走?”

白起跪得十足恭谨,俯身道:“王上三思,此刻秦楚正当结好,若与楚国开战,我军兵将未足,粮草未够,又无出兵理由,实在不宜如此。”

嬴稷举起手边茶盏就想往白起面前砸过去,一摸杯盏茶水尚热,又悻悻然放回去,只是叹气,道:“若嬴稷可以选,宁可不愿生在王族,王族的血是冷的,说的话是假的,做的事不可渎。”

白起跪的愈发的低了,俯着身子不知该从何劝起。

 

“卡!”甘茂不得不中途喊停,道:“子桓,你不要再跪的更低了,机位拍不到啦。”

司马懿默默无言,绝望的抬手遮住了眼睛。

曹子桓不甘不愿的撇了撇嘴,显然对于不能更生动形象的再现当年表示遗憾。

 

而戏里的白起则只是跪着,一言不发。

嬴稷最终也只能一挥衣袖,愤愤出了门去。

白起还在他身后,礼数俱全,道:“末将,恭送王上。”

 

这场戏拍完,稷总都不敢转头看他驷哥。

而嬴驷正要去拍下一幕夜戏,转头看见稷总心虚的表情,边叹了口气,走过去。

稷总乖乖低着头,不敢说话。

头发被人轻轻揉了揉,抬头就看见他驷哥站在面前。

嬴驷眉眼柔和,道:“我听说疾弟曾谏你,说言之辱也,切莫悲悯自己,当放眼天下,”他这麽说着,神色却很温柔,道,“稷儿不容易,我懂。”

稷总简直满血复活,果然我是亲生的!

嬴荡表示好羡慕啊,但是想想举鼎的事儿,还是决定去找甘相要抱抱就好。

 

更羡慕的是曹丕,他十足艳羡的同司马懿感慨,道:“嬴稷真是幸福,有爹心疼真好。”

司马懿想了想,安慰他道:“子桓何必羡慕,反正嬴驷先生自己也没爹疼。”

——TBC——

评论(21)
热度(54)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