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身【大秦娱乐圈帝国】 番外 话当年 2

涉及军师联盟CP懿丕懿。

本文中所有灵感皆来自历史和群讨论,总之,稷总药丸。

百年身 前文回顾: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番外 话当年 前文回顾: 01

——正文——

其时正值隆冬天寒,嬴驷和曹丕的戏份都还没到,他俩边穿着戏服裹着羽绒外衣坐在挡风一些的地方看,时不时随意交谈两句,就有一团团的白气从口中飘出,再散落风里。

剧组里的第一场戏惯来简单,一部片子请来三位影帝这样的殊荣实再仅此一例,再加上投资编剧都是自己人,一切安然无恙。总导演是甘茂,嬴荡杀出黑马拿小金人的片子就是他导演的,该片还同时获得了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可见其功力确实不俗。

而伴随着第一场第一次的一声“卡”,平安度过了第一场戏的甘大导演,其实并未预料到,后面等着他的,将是怎样一个巨大的Surprise。

 

《秦昭襄王》前期的戏份并不用几位主演出面,当然,稷总曾经问过他驷哥要不要来演他爹,被他驷哥屈指赏了一个脑瓜崩,芈宣到是挺想来演他娘,可惜试戏的时候证明了芈小八姑娘实在不是那块演戏的料,玩了一圈就被驷哥摁着太阳穴打电话给魏丑来将人拖走了。

魏冉摸着肚子对不能再和白起一起吃羊腿表示遗憾那会儿,曹子桓已经登场了。

 

白起年轻时的确生得隽美无俦,麻布衣裳也掩不住其人如利刃般的光芒,那一场和魏冉两人商量夜袭的好戏,俊俏的郎君面色微冷,眸子却亮的好似苍穹最北亮晶晶的星星,勾魂夺魄。

演魏冉的演员也是戏骨,叼着羊腿又咬了一口,果断道:“兄弟,跟你干了!”

 

二舅在一旁看的,眼睛都亮了。稷总也在一旁袖手微笑,嗯,这个白起到有几分当年白大哥的神韵,

而第一次有人意识到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的时候,是范雎在故事里出场的时候。

 

昔年魏国中大夫府下门客,被诬通齐叛魏,被须贾吊在府门之前打的几乎要去了半条命的年轻士子愤愤看着须贾宛若诅咒般立下誓来,道:“今日诬告叛国之辱,来日必谋国以报。”

 

张仪站在一旁摸着下巴,不由的觉得这个场景有点眼熟,不过大抵秦相的前期经历总是相似也说不定。

 

而让众人确切的认识到事情真的不太对的,是嬴荡和曹子桓的一场对手戏。

这是稷总极为看重的一场,他早早就拉着白起蹲在摄影棚里等了。

甘茂一声“Action”喊的响亮。

 

戏里嬴稷目光殷殷,往向白起,道:“终有一日,寡人要付将军千军万马之重任。”

白起恭恭敬敬的躬身一拜,道:“自打追随王上,白起的这条命就是王上的,万死不辞。”又抬头去看秦昭襄王,道,一字一句承诺道:“但凡王上所令与臣,臣一定在。”

 

稷总的眼睛亮晶晶的,转头看向白起的时候,神色简直可爱的让CEO不忍心拒绝。

CEO大人默默喝了口水,无奈道:“这台词,我回去试试。”

 

另一边正在欣赏自家心上人演技的著名经纪人司马懿先生则默默袖起手来,这句话如此耳熟,让他不由得有了一种并不太好的预感。

 

而张子心中的熟悉感,则应验的更快。

就在“襄王五跪范雎”这一场。

当然,对于这一场,稷总要求理直气壮:“跪,必须跪,现在的影视剧一个两个诋毁我形象,明明当年我求计与范叔的时候,也是真心实意的啊,他们倒好,没一次按套路来!”

于是现在,嬴荡真怜悯的看着自家天真活泼的傻弟弟,哎我的亲弟弟哟,跪爹我又不是没跪过,但你是真不知道剧本上范相的反应被改成什么样了喂。

 

襄王初见范雎,是在读了写有张禄先生进言的锦帛之后的事,先生之才,的确教人倾慕,昭襄王亲命车架,请先生入宫一叙。

车架麟麟,载着范雎入了秦宫,见王至而不拜的士子拂袖嗤笑,说起话来都带着三分微醺的轻狂,道:“秦王何在?我看不见秦国的王呐,这巍峨宫殿的主子,不过是太后和穰侯罢了。”

襄王却行至近前,躬身一拜,道:“早该拜会先生,奈何诸事耽搁,是寡人的不是,寡人愚钝,还请先生见谅。”

得范雎还礼,复又邀先生入殿一叙。

退了左右,昭襄王复又起身,一拜,道:“先生教我。”

范雎起身,还礼一拜,道:“不敢。”

昭襄王再拜,求教的口气愈显尊敬,道:“先生教我。”

范雎再还礼,道:“不敢。”

昭襄王三拜,目光真挚,道:“请先生教我。”

范雎躬身又还礼,还道:“不敢。”

 

一旁围观的曹丕终于忍不住,捅了捅站在自己右侧的人,小声问道:“礼成了吗。”

一旁的人却不答话,曹子桓抬起头来就看见张仪面无表情的脸,当即有有些尴尬的笑起来,张仪十分无奈的当做没看到,又转头回去看自家心上人演戏。

 

昭襄王又拜,求道:“先生终究不肯教我么?”

范雎又躬身与他还礼,答话道:”不敢”语气却已不如前次坚定。

昭襄王却像是看见了希望,跪下身来,道“嬴稷在先生面前是晚生,”再拜了第五拜,“嬴稷恳请先生教我,”又抬头来看范雎,目光真挚,“一定要教我。”

范雎伸手扶住昭襄王,满目真诚,道:“王上如此用心,草民极为感动,草民听闻,弗知而言为不智,知而不言为不忠,故此进言,愿为王上谋。”

再讲远交近攻之策,又列穰侯私心攻齐之不利,听得昭襄王极为赞叹。

一席话说完,昭襄王道:“先生教我深远之谋,寡人欲拜先生为卿。”

范雎到是不在意起来,又笑,道:“臣为王上定计攻交,王上请臣酒肆食饭可好?”

这么说着,范雎的肚子附和的叫出声来。

君臣相视,不由得都笑了出来。

 

围观完了这一整场戏,稷总也扛不住,转头问范编剧,道:“范叔,我们当时还一起去吃饭了?”

范编剧坚定的看着稷总,解释道:“这是嬴驷老师的意思,适当的艺术加工可以使君臣关系,更为融洽。”

而已经发现问题的张子则站在一旁,默默抬手遮住了眼睛,何止是融洽啊,我的王上哟。

——TBC——


评论(21)
热度(63)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