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身【大秦娱乐圈帝国】 番外 话当年 1

涉及军师联盟CP懿丕懿。

百年身 前文回顾: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正文——

嬴驷初见曹丕那会儿,恰好赶上演员秦庶和演员子桓两位华人男演员分别获封柏林戛纳电影节影帝桂冠那一年,年初媒体大肆宣扬比对两位低调的风格与高超的演技,年底他俩就一块接了这部戏。

《秦昭襄王》这部戏自然是稷总要拍的,投钱不带眨眼,要不是大家劝阻,他都打算联系原班人马亲自撸袖子上了,最后拉着要去演自家稷弟的荡哥哥的手,殷殷拜托他哥哥别给他演成秦武王的画风,嬴荡一个当年杀出黑马一举拿下小金人的影帝差点没给他折腾死。

当然,那是因为嬴荡那会还不知道,白起和范睢分别是谁来演。

 

写剧本的是范睢,写的到时很符合历史真实,当然,里面那些穿插暧昧的昭白向的说辞,范编剧表示,这不是我的锅,稷总说要站昭白,他只是个写历史剧的编剧,最多稍稍遮掩一点历史所不曾涉及的,当年他自己的私心。

是以嬴驷那天翻剧本的时候,便看上了范睢这个角色。

历史上的范睢自然也是风流名士,昭襄王昔年五跪求来的大才,远交近攻这个词的提出者,外交内政都是好手,唯有一件错事,便险些误了秦国,也赔了性命。

嬴驷看了心动,便想着试试。

“再说,我还没演过战国戏,况且还是个名士呢。”驷哥笑意盈盈的同张仪说起来,眉目俊朗,轻狂风流的样子和当年晋咸居里半醉的张子有七八分神似。

张仪见了就笑,又半真半假的玩笑道:“若当年有阿驷这样名士,古装言情剧里的经典桥段怕是要早许多了。“

嬴驷从剧本上移开目光,抬头看他,笑道:“可别说出来,我不想听。”

张仪却偏要作个大死,道:“得阿驷者,可得天下。”

嬴驷懒得同他计较,翻个白眼给他就算作罢,只看着剧本思考了一回,道:“联系一下范睢,剧本里有几处昭襄王和范睢相处的处理,不太合适。” 

 

也不知道嬴驷后来和范睢商量了什么,反正,范睢后来每次见到稷总,总是下意识的默默绕开了走。

而等到白起的扮演着子桓后来也打电话来给范相,又改了一回剧本之后,范睢每每见到稷总,便会目光充满同情的默默绕开。

 

剧情自然还是那些剧情,对影视剧篡改历史演绎宫廷玛丽苏的祸害深有感触的诸位自然也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

但是啊,范睢翻看着画风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的脚本,默默无言。

还是先预祝我王万年罢。

范编剧回想起无论如何都不懂为何“王上不听白起的,白起回家吃饭”最后就会被咔嚓的先魏文帝陛下,只能用历史事实来和他解释,但还是深感头疼。

况且曹子桓的不解是如此的理直气壮,他拉着宣王的手,十分有理有据的样子:“要是这样就要死,那仲达早就被我砍了好多回了。”

他的经纪人司马懿先生掩面长叹一声,一时竟无话可以帮范编剧说明。

没办法,他的陛下说的好有道理,他实在无法反驳。

 

最后的定稿剧本,范睢当然是要再给稷总这位第一投资商看看的,但是谁料得稷总一听是他驷哥和历史上出名的文采斐然的魏文帝改的剧本,大手一挥,就给过了。

得,稷总,这可不是我不提醒你啊。

范先生摸着唇边可爱的小胡子,想着想着,便不由的笑了起来。 

 

 

而曹子桓初见嬴驷那会儿,正是片场开机的日子。

那几日都没下雪,天气却冷得够呛,曹子桓换上了白起年轻时的衣裳,他闭眼仰着头,化妆师正替他上眉,边上有人缓声开口,声音低柔好听,道:“眉毛画的太浓了点,我记得白起年少时,也是俊美无俦的俏君郎呐,画的太硬气可不好。”

曹子桓睁开眼,身边人一身名士白衣,正微微朝他笑起来,正是已经打点好了的嬴驷。

曹丕便也笑起来,抬手帮对面人理了理衣襟,道:“原来是范相来啦。”

嬴驷点头,有点小羞涩的笑起来,道了声多谢。

正是当年张子的画风。 

 

但张子此刻并不想说话,嗯,一旁的宣王估计也不想。

他们大概想把自家心上人带开。

但是,导演在那边举起小喇叭喊:“吉时到,开机啦。”

嬴驷和曹丕于是并肩走过去了。

 

别说,背影还挺好看的。

——TBC——


评论(28)
热度(57)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