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身【大秦娱乐圈帝国】29

芈小八的修罗场总是格外清奇,以及,我王早已洞悉了一切

还有人要一起去吃下午茶嘛?

前文回顾: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正文——

29

 

义渠骇显然也没料到稷总能如此舍得下颜面,听着他理所当然的说出“路过看热闹”这样的话来,便是一愣。

驷哥一把将人扯到后面去,仿佛眼不见了,稷总和那一捧99朵的玫瑰就都不存在一样,冷静的开口,道:“是这样,在我们动手之前,我要先声明一件事儿,”他十分沉稳的将外套脱下,“我并不是这姑娘的男朋友。”

芈宣一手还拿着驷哥刚刚脱下的外套,这会儿十分希望能往地上扔,愣是没想到驷哥还有这么实诚的时候。

义渠骇只是抱着手笑,道:“哟,小白脸别是怕了吧,不敢认啊?”

嬴驷倒半点没被激怒的迹象,慢条斯理的把袖子折上手肘,道:“不,这个锅我一定要说明白,我不背,”他微微歪着头笑了一下,倒很有几分稷总傻黑甜的风范,“我只是来揍你的。”

话音刚落,义渠骇颧骨上就挨了一拳。

 

虽然有芈宣和稷总拉着偏架,到底驷哥还是挨了两下,自然义渠骇还要更惨些,走前还十分没有风度的朝年轻的嬴同学比了个中指,驷哥头疼的转头看稷总,问道:“他这样,他们家唱片行居然还没倒闭。”

稷总彼时正扶着爹慢吞吞的走着,此刻解释道:“主要是他叔的话语权比较大。”

嬴驷摸着下巴想了想,转头看向芈宣,道:“所以其实追求你的是个富二代。”

芈宣帮稷总拿着红玫瑰,大马士革她惯来最是喜欢,此刻就躲在99朵艳红的大马士革后面,只露出刘海下的一双眼睛,眨起来的时候格外水灵,解释道:“我真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啊。”

嬴驷懒得同她计较这个,越过嬴稷转头去问白起:“你们怎么也来了?”

白起眨着眼睛,不好判断此刻说自己说出“稷儿想来我就跟他来了”这种无意义的答案,要面临怎么的结果,边只得换了个温和点的说法,道:“稷儿说他想您了。”

嬴驷眯着眸子点点头,转头看着稷总无辜的眼神,想了想,叹道:“难得今日大好时光啊。”

稷总:……总觉得我驷哥下一句要说出什么要命的话来。

果然,就听他驷哥漫不经心的说道:“不如我们回去烤个熔岩蛋糕罢。”

“烤蛋糕?”稷总正窥着手机,听见这话手上一抖差点摔了手机。

嬴驷一手帮嬴稷稳住手机,一遍转头看他,十分认真的解释:“是,巧克力火山熔岩蛋糕。”

嬴稷抬头看驷哥,他驷哥眉眼弯弯,笑意微微,即真诚又好看。

“我知道一家店,巧克力熔岩蛋糕做得可好了,”芈宣笑盈盈的插进话来,眉眼风流半点不输秦王,又将那捧大马士革玫瑰扔到嬴驷怀里,得意道:“驷哥肯定还没去过,走,咱们吃去。”

既然不想让他回家,也不知道他们和张仪商定了要在家里搞些什么古怪,嬴驷索性顺应大家的意思,将玫瑰递还给嬴稷,道:“好啊,难得小八请客,可不能错过。”

芈宣带着漂亮唇彩的嘴张张合合,到底没有反对请这一回客。

大概是要大出血一回了。芈姑娘捏着手上小巧精致的提包,决定以后一定要找张仪将这讨回来。

 

那家蛋糕店果然如芈宣所言,西点是做得极好的。

新烤的熔岩蛋糕小巧可爱,棕色的外壳被嬴驷握着银色的小勺子撬开一点,朗姆酒的香气混合着巧克力的甜,合着松软温热的蛋糕外壳,便格外蛊惑人心。

况且,这只是享受的一个部分罢了。

这家的樱桃蛋糕和水果挞那样明晃晃的放在橱窗展示台上,嬴驷在电话里和嬴疾讨价还价了许久,最终以这一周的甜品摄入量换取了一块樱桃蛋糕和两块水果挞。

最末了嬴驷慢吞吞的喝完手上与西点最是相配不过的伯爵茶,转头眯着眼睛看了看屋外将颓的夕阳,好脾气的同几人问道:“这会儿,我们可以回去了吧?”

芈宣和白起一起看负责联络消息的嬴稷。

稷总低头发消息,过了一会儿便有了回复,他抬起来笑得又傻又甜,道:“当然可以了,驷哥。”

 

——TBC——


评论(16)
热度(65)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