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年少 03【大秦团子帝国】

啊,我不太会写扶苏,也并不是很喜欢他的性格,送他早日去投胎比较好。

孝公神木,并不仅仅是对商君如此啊,你们都知道的【摊爪】

前文回顾: 01 02

——正文——

扶苏下来的消息很快,已经做好准备的始皇陛下心平气和的抱着跟来看热闹的先祖惠文王团子,其实他还可以把一并跟来的先祖的相国团子武信君也抱起来的,不过被最近被说身材越来越往商君发展的张先生严词拒绝了。

“运动使人更健康。”白团子张仪仰起头去看嬴驷,一副义正辞严的样子。

“所以你们应该让他放我下来。”黑团子嬴驷趴在嬴政的怀里,生无可恋的同自家相国讨价还价。

“不好吧,我王,”张先生眯着眼睛笑起来,“你看,陛下委屈的都要哭了啊。”

嬴驷转头看嬴政,嬴政愣怔一瞬,立刻生动的委屈起来,道:“政儿抱着不舒服嘛?哪个姿势要调整,您说。”

嬴驷头疼的抬手捂着眼睛,正要开口劝一劝这位一统六国立不世之功勋的小辈不要和稷儿学坏了,就听见一个温润的声音震惊道:“父皇果然老当益壮,不过这些许时日,儿子竟然又多了两位弟弟?”

转身就看见一位如玉公子,神色震惊的看过来,正是扶苏。

鸟哟!嬴政差点没手一抖摔了自家先祖,赶紧稳稳护在怀里,还没来得及开口训儿子,怀里的小团子就被一旁伸来一双手稳稳的接了过去。

嬴政转头看去,先祖昭襄王眉目俊朗,微微一笑,道:“我来罢。”

嬴驷团子放弃了让自己下来走走的可能,无奈的趴在儿子怀里,四下环顾一圈却没见到儿子家的白团子武安君,便问道:“白起呢?”

“武安君被荡哥哥拉去玩了。”嬴稷十分无奈的耸了耸肩,眨着眼睛看怀里的团子。

白起?武安君?……荡哥哥?

扶苏懵逼的看过来,便见眉清目秀的青年怀抱团子,朝自己微微一笑,道:“这便是扶苏吧,果然是个温润君子。”

然而扶苏觉得自己可能收到了点惊吓,他转回头去看他父皇。

始皇陛下满目慈祥的看着儿子,点点头,道:“朕都明白,”又端起汤来给他,“喝完了就上路吧,小心些,别走岔路了。”

懵逼的扶苏就这样被懵逼的送下了轮回。

 

等到嬴驷终于被抱够了爹的儿子放下来,和张仪手拉手回去的时候,才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

小团子转头,正坐在雪白的毯子里白白一团的商君抬头朝他露出个笑来,小虎牙十分可爱,道:“驷儿,回来啦!”

自从成了团子,很少有这种情况啊,嬴驷不由的眨眨眼,颔首道:“商君。”

想了想,还是没多问一句“我爹呢”,虽然自从商君成了团子之后,孝公几乎寸步不离,但是,也许他们吵架了呢。

嬴驷拒绝思考他公父和商君其实根本吵不起来这回事儿。

 

所以当黑衣的小团子和一只毛色雪白的兔子面面相觑的时候,我们要相信,他的内心和表情一样,一片空白。

他公父也穿着一身黑,在一旁一副志得意满的表情,对自己送礼物的满意就差写在脸上了。

商君坐在一旁,肉乎乎的小手遮着眼睛,简直觉得这一幕惨不忍睹,他便是没料到啊,他劝孝公拉近一下父子关系,竟会是这么个结局。

嬴驷就这样抱着兔子回自家院子去了。

 

并不了解事情经过,但很清楚的看懂了结果的张子此刻坐在嬴驷身旁,握着他王上的手,很是认真的一起上下打量那只兔子。

兔子低下脑袋,抱住一条胡萝卜,啃了起来。

啊,感天动地,公父竟然还附赠给了兔子胡萝卜条。

嬴驷抱着腿缩成小小的小团 ,下巴枕在膝上,冷漠的看着白毛毯子上的白兔子开心的啃着萝卜。

 

张仪开口喊他,声音软软的,还带着刚刚吃完的奶酪干的香味,道:“王上?”

小黑团子一脸空白的转过头去看自家白团子,眨着眼睛显得特别无辜。

然后他就听见身后传来华弟健气十足嗓音,道:“哥,这兔子咱怎么吃啊?”

嗯,嬴华将军总是这样可爱啊。

张仪歪头看着眼睛忽然又明亮起来的王上,如是想。

——TBC——

评论(24)
热度(80)

© 一别经年 | Powered by LOFTER